CN11-5682/R 旬刊
邮发代号:国内82-352
国外TP1691 (010)83191171

第十一届中国缺血性脑血管病血运重建暨首届护理论坛圆满闭幕

刊庆通告 往昔回顾 投稿指南 网上投稿 稿件查询 网上审稿 杂志订阅 投诉建议

关于本刊

原刊名《现代护理》
主管: 中国科学技术协会
主办: 中华医学会
编辑: 中华现代护理杂志编辑委员会
总编辑: 沈宁
社长/主编: 沈黎
编辑部主任: 何成伟
副主任: 高丛菊
出版: 《中华医学杂志》 社有限责任公司
订购: 全国各地邮局 邮发代号82-352
定价: 12.00元/期
电话(传真): (010)83191171
E-mail: cjmn@cjmn.net

首页 >> 护理资讯

仁者见人—黄人健采访

黄人健个人简介

 

1957年毕业于北京协和医院护士学校,19831998年任北京协和医院副院长,1985年至1993年兼任护理部主任。曾任第八、九届全国政协委员,第二十四届中华护理学会理事长、中华医院管理学会理事、中国生命关怀协会副理事长等职。曾先后获全国“三八红旗手”、“全国优秀院长”等殊荣。

    奥斯勒在《行医的金科玉律》中这样说道:“行医,是一种以科学为基础的艺术。它是一种专业、而非一种交易;它是一种使命,而非一种行业;从本质来讲,医学是一种社会使命、一种人性和情感的表达。这项使命要求你们,用心要如同用脑。”而今,治疗被架在痊愈的天平一端,护理渲染着高质量服务的色彩,但医患纠纷依旧频发,这不禁让从医者再次引发对构建和谐医患关系、医学人文理念的反思。

仁者见“人”

   窗外的雨细细地滴沥,丝丝缕缕,裹挟着空气里的纤尘,悄然淋湿了空地上的瓦砾、倦鸟迟归的羽翼、甚至行人疾走的眉宇。细雨缥缈间黄人健院长走入了笔者的视线,她一袭藏青色布衫颤颤地似从另一个时空慢慢渗透而来,我所在的时空自凝固中慢慢解冻。一幕幕冲淡的记忆,一席席消隐的事件,她背负着庞大的过往,操着一口吴侬软语向我吐露行医数十年仁者见“人”的故事。

冲破围墙的医患情

1951年协和医院由军委正式接管,黄人健于1954年考入北京协和医院护士学校,那一年她才17岁,1957年毕业后被分配在协和医院工作,她从一名普通护士起步,到担任协和医院副院长,50多年韶华流光,她把护理事业做到了极致。何其有幸,她赶上医疗、护理事业得以发展的安定时代;而遗憾的是在那个筚路蓝缕的年代,国家百废待兴,极度匮乏的医疗资源对于锐意进取的医学生的滋养是远远不够的,但黄人健一直谨记协和的教导:医疗医的不是病而是人,医生要了解人而不只是疾病。

     真正的人文不只关注患者的身体,必须把握患者的整体情况,包括疾病状况、心理状态、家庭情况、社会关系、经济水平等等。从普通护士到病区护士长,黄人健一直从己出发践行人文,要求护士与患者多聊天。查房时查看家属探视时间哪位患者的家属未到,通过询问患者、查看病历、探视记录,分析家属照顾情况及原因,对于照顾不当者选择致电家属,告知患者情况或安排护理人员照顾其生活起居,从三餐到治疗,“护患一家”做到了真正的优质护理。

     即便在那个护患情淳朴的年代,医患纠纷也不可避免,一次深夜的紧急抢救后,医生拖着疲惫的身体向家属宣告患者未能抢救成功,但因他面对家属悲痛、愤怒的情绪时不当的表达,家属愤而停尸在病房要讨说法不肯离去,年轻医生惊恐不定,周围其他患者也各自忐忑不安。正值黄人健总值班,得知此事后迅速赶往病房,抚慰患者家属及医生,由于其入情入理的劝说,家属最终放弃滋事,并对医生的辛苦抢救表达了谢意。年轻医生如释重负上班了,对黄人健感激之余不免好奇她究竟对家属说了什么,黄人健说:“生命面前没有多大的是非,有的只是伤痛,我只是站在他们的立场倾听了他们的悲伤而已。”

     医患关系的矛盾,100年来皆如此,唯一的方法,正如奥斯勒所说:“守住一片纯良的宁静。”所谓宁静就是在任何情况下都保持冷静与专心,在重大的危急时刻保持清明的判断,不动如山、心如止水。有了这样的素质,面临患者病情的瞬息万变时,才能不受影响地专注于专业上的考量;在患者无理取闹时,才能平心静气地去包容处在病痛中的人。

直抵人心的管理学          

     柴静说:“人能感受别人的时候,心就变柔软了,软不是脆弱,是韧性。”对待患者应推己及人,管理更应如此。黄人健讲了一个故事,有一位护士每周频频请假,护士长不明所以,她找到这名护士细心询问后才知道她所在科室工作繁忙,加上身体原因,连续3次流产的经历让夫妻饱受家庭压力,年过40岁再次怀孕的她不敢再有任何闪失,因而无奈只能多次请假。得知此事后,黄人健立即同科室护士长协商给这名护士批假3个月,让其安心在家保胎,同时安排其他科室人员接替其工作。此事一出,护士们都觉得自己对医院的付出得到了领导的肯定,受到了尊重及关怀,纷纷士气大振,努力工作。后来,那位护士终于保胎成功并诞下一个健康的宝宝,多年后仍是对她感激不尽。

     医学和医院的发展在革命年代都不可避免地拓上了政治的烙印,新中国成立后,随着卫生事业的发展,我国护理工作进入了一个崭新的历史时期。但一场文化大革命使新生的护理格局再次发生各种调整,最直接表现为某些护士长因“出身”问题下岗,做起了护士工作,而受教育程度较低的护工则从事管理工作。政策的失当,买单的却是基层护理人员,大大打击了护士长的工作热情,同时由于护工未接受正规培训,护理质量得不到保障,这给患者安全带来了巨大的隐患。

     黄人健于1984年开始出任协和医院护理副院长,她上任的首要工作就是对护理管理结构进行调整。首先让“贬职”的护士长重回管理岗位,并对护理工作质量提出了一系列的要求及评价标准。针对下岗的护理员的安排经过讨论给出了三个方案:一是安排他们进入后勤空缺岗位;二是如有调动工作意愿或离职,充分尊重他们意愿;三是如果他们仍希望从事护理工作,可继续留职,并有护士长每周为其讲课,通过继续教育提升他们护理水平,最后如通过了护士执业资格考试则可从护士做起,逐渐晋升。这一举措一扫护理工作长久以来笼罩的阴霾,极大鼓舞了全院护士,促使护理事业蒸蒸日上,终于回到正确的轨道上。

西晋杨泉在《物理论·论医》中指出:“夫医者,非仁爱之士,不可托也,非聪明理达,不可任也,非廉洁淳良,不可信也。是以古之用医,必选名姓之后,其德能仁恕博爱”。打碎了神学桎梏之后的医学新纪元,科技进步的速度比之前的任何一个时期都要快,这是人类历史的奇迹,但也正是这个奇迹造成了人类自身的悲剧—物质淹没了人性,科技代替了人文。仁者爱人提示我们:回归人文,找回人性。

窗外的雨仍然淅淅沥沥,推开窗,空气中淡淡的静谧像经久的墙头轻轻泛起的碎屑,未剥落,所以不伤人。黄人健院长离开,颤颤地行走在细雨烟雾间,只余下她软糯却有力量的话仍在耳边回旋。

 

                                                                                                                                                                                                                                                                                                                                                                                                                                                                                                                                                                                                                                                                                                                                                                                                                                                                                                                                                                                                                                                                                                                                                                                                                                                                                                                                                                                                                                                                                                                                                                                                                                                                                                                                                                                                                                                       


人气:6921
顶部】 【关闭

Copyright © 2006.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归《中华现代护理杂志》编辑委员会所有 京ICP备11021142号-2

备案号:京ICP备11021142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