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专栏

我的患者,很荣幸陪你走过这7年,谢谢你越来越好

文章来源:中华现代护理杂志 作者: 编辑: 发布时间:2021-03-26

相遇

2014年,我刚到消化科上班,遇到了17岁的她。


溃疡性结肠炎,每天脓血便20余次,给予留置PICC导管肠外营养补充营养。


看着瘦小的她,我不由得产生了怜悯之心,经常会在闲余之余找她聊天、给她说笑话、分享生活里的小确幸,或者在下班后帮她洗头发、吹头发。


有一次,她的PICC导管要换药,因为我刚下临床,还没有经过考核,不能单独给她换药。她笑着说:“我可以免费教你换药技术。”


“久病成医。”因为长期的治疗,这种简单的操作她都会。


在她的一再要求下,组长指导我完成了人生第一次单独换药。


事后,我问她为什么那么信任我,她说:“因为你会为了我停下来。这生活,一地鸡毛,你却给我带来了欢声笑语。虽然你的操作、理论知识都还比不上那些高年资的护士,但是你是我心中最好的。


这一年我明白:一定要将最好的状态带到工作中,因为我的心情好坏也会影响到患者的心情。



2015年,我们认识的第2年,她18岁


随着第一年治疗的成功,这一年她住院主要是来复查。需要行肠内营养,每天早晚都有保留灌肠。


第一天晚上,我去给她灌肠,她给我说了很多灌肠注意事项:


(1)肛管要插入20 cm左右,她的病变部位(溃疡最大的地方);

(2)灌肠后要帮她把床尾抬高,这样有利于灌肠液的吸收;

(3)她要20:30灌肠,这样可以保留到次日早晨;

(4)灌肠速度可以稍微快点,不然后面的灌肠液会溢出。


后来,跟她越来越熟悉,交换了个人微信,会时常联系、问好。


这一年我明白:护理患者,书本上的知识是不够用的,患者也是我们在临床操作中的老师,他们在用自己的切身体会教你。

相识

2016年,我们认识的第3年,她19岁。


她要高考,没有办法来住院检查,有时候在门诊检查后就返回学校学习。


很多时候,为了节省时间,我会帮她挂号、开化验单,等她检查完帮她取报告单。


这一年我明白:就算生活处处都有障碍,也要向前看,努力跨过障碍。



2017年,我们认识的第4年,她20岁。


她的病情加重了,就像第一年刚刚认识她的时候那样,需要进行PICC置管。这也是我工作的第4年,这一次我可以很熟练地为她进行置管了。


治疗一段时间后,效果不明显,要进行激素冲击疗法,她害怕激素后的副作用。


我通过讲给她科普相关的专业知识、安排同样治疗方法的病友跟她聊天,帮助她了解、接受。很幸运,她用很短的时间就调整好了自己,治疗效果也很好,最后改为口服激素药,没过多久就出院了。


出院后和我用微信聊天,她表示自己心里其实一直都是有一点害怕的,还好最后成功了。


这一年我学会:要注重患者的心理护理,无论患者承受能力如何,害怕、紧张、焦虑都是避免不了的,也不是轻易就能消除的。


2018年,我们认识的第5年,她21岁,大学2年级。


这一年,她的情况很好,医生说她可以吃面条、稀饭、酸奶等流质饮食。


她告诉我,看着同学吃烧烤、麻辣烫,她也好想吃。我不知道怎么安慰她,或者打消她的这种想法,因为回想自己的21岁,正是肆无忌惮地享受吃喝玩乐的年纪。


她说,只能是拼命告诉自己要克制,硬抗过去。


这一年我学会: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岂会事事如意,要学会克制自己的欲望。

相守:

2020年,她23岁,大学3年级,由于疫情她没有来。



2021年,我们认识的第7年,她24岁,大学4年级,即将毕业。


在医生的建议下,她自己在家皮下注射阿达木,我们也是偶尔联系。


今年年初,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我收到她发给我的微信,“姐姐,我考上研究生了,要去北京上学,谢谢你这7年的陪伴。这7年,我想过放弃生活、梦想,以及生命。是你,一路陪伴着我。每次身体不舒服、失落的时候,都只能找你吐槽,你是我的朋友、家人,感谢一路有你。”


这一年我学会:即便生活苟且,我们仍要期待诗和远方。



现在,我们还是保持着偶尔联系的状态,听她吐槽最近的学习、生活。


可能,她还不知道,她也是我这些年生活中最明亮的灯塔,每次生活、学习、事业不如意时,我都会想到她,这个被疾病折磨多年却从不曾自暴自弃的姑娘。


7年,这个独自去北京学习的姑娘,住院从来都不要父母陪伴的姑娘,胃管置入、保留灌肠、皮下注射操作比我还熟练的姑娘,我陪伴她成长,她陪伴我成熟,于我而言实在是一段很美好的缘分。


但愿,我们都能够在自己的职业生涯中陪伴更多的患者迎来他们的诗和远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