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护理视角

护理视角

我愿成为血液病房的一枝花

文章来源:护梦雅苑 作者: 编辑: 发布时间:2020-05-28
我想很多很多的你看到这样的标题会觉得可笑,也会觉得我多么不自量力,但是我确实非常的希望也期盼自己能成为病房的一枝花,会自带芬芳,会散发芳香,会有让人愉悦的力量。

01





我只是儿科的一个小小护士,还年轻。2015年到医院,16年分到了儿科,来到儿科三病区这个地方,悲喜交加。我是喜欢孩子的,喜欢他们的天真烂漫,简单纯粹,所以到儿科我也庆幸,在这里上班、工作,大概我走向老的步伐会比别人都慢一些吧?可是,三病区是血液肿瘤病房呀,这样的病怎么会在孩子身上呢?肿瘤病房,听着就是个悲凉的地方,我去上班,会不会面对的天天都是愁云满布的家长,他们会不会因为孩子生病将不如意迁怒到我的身上呢?电视剧里这样的事情也不少......带着我复杂的心情来到这里,有期待也有害怕和忐忑。



02





一个孩子,本应该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无忧无虑的渡过他的幸福童年,可是,他也许因为反复发热,也许因为关节疼痛,或者因为体检血象异常而来到这里,被无情的宣告患有癌症,从此疾病带来的痛苦将伴随他一段漫长的岁月,他的生活就此与化疗药为伍;与一次又一次的腰穿、骨穿分不开;与输血有了斩不断的缘份。一两岁的他也许就渐渐懂得瑞白是升粒细胞的,巨和粒是升血小板的;他也渐渐明白护士阿姨的治疗盘一到他就要伸出手臂接受各种穿刺;他甚至还要明白,即使哭、即使挣扎、即使撒泼打滚也避免不了被扎针,再痛也要忍受这个道理。



03





爸爸妈妈平时很宠爱,护士阿姨、医生叔叔平时也很好说话,可是,血象低的时候会毫不讲情面的被要求戴上口罩;穿刺操作的时候会被保持让他动弹不得的体位;口服药时间到的时候没有一点商量余地的必须看着把药吞下去。很多很多的时候看到这一幕幕的我会感性的想哭,看着他们的懂事和坚强每每打动我内心最柔软的地方,但是,理智一遍一遍的提醒我,该狠的时候必须狠,我唯一能做的就是让自己理论知识更扎实、操作能力更强,不让他们因为我的原因而多遭罪。  



04





我是一个爱笑的人,我一直觉得对于病房来说多点欢声笑语总是好的。当初,我选择护理这个行业的初衷就是觉得护理是一个有温度的行业,而我想做一个温暖的人。我想温暖每一位到这里来的孩子,也想温暖每一位因为病痛而冷却的家庭关系,更想燃起他们对未来的希望和信心。在这里工作快五年了,正是我生命之花开得最艳的时候,我见证了很多孩子的入院、治疗,出院,欢欢喜喜复查然后上学,当然也会遗憾的看到别离和逝去,何其有幸,参与其中。特鲁多曾言:有时在治愈,常常在帮助,总是在安慰!我一直铭记于心,也一直努力学习这个精神,跟我身边的同事一样,为孩子们的健康努力。



05





还记得才毕业工作一年,自己感觉自己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就每天被叫阿姨,很无奈,但毕竟这是儿科,不管他是1岁,还是13岁,都是小朋友。在儿科,我从不适应甚至反感被叫阿姨,到每天都自我介绍“我是你的责任护士杨阿姨”,以及现在的乐此不疲告诉他们我是杨阿姨,期待小朋友每次看到我都能准确的叫出我的身份,并且以此为荣。儿科血液病房,这里很特殊,这里有一群可爱又可怜的孩子,需要很多很多的正能量的眷顾。


我愿我是这个病房的一枝花,花开不败,吐露芬芳,给予每一位孩子生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