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专栏

留在记忆里的那些年、那些人和那些事

文章来源:中华现代护理杂志 作者: 编辑: 发布时间:2020-05-21



最近,每次参加心内科张安主任的查房,总能听到一些过去的事情和记忆里的一些人,令我禁不住常常回想过往,那些美好的过去总让我深深的怀念和留恋。也许,人到中年了,已经到了要回忆过去的年龄了。每每想到此,就有一种想把它写出来的迫切欲望,感觉到这些事不写出来就成为历史了,现在的这一代人就不知道了。



初到四院

“四院”,是第一人民医院分院在2000年以前(第四人民医院)的简称。由于“四”的谐音并不好听,所以当时有很大一部分人对它的印象并不好,但是,我的外婆却对它“情有独钟”。她总是逢人便说:“阿拉外孙女啊,是迭迭呱呱(沪语:非常正宗的意思)格护士学堂毕业格!”当有人问她:“格么分配到啥格医院了啊?”她就回答:“现在还叻实习,还唔么分配,不过啊,我格理想最好是第四人民医院。”呵呵,这个喜欢胸口别朵白兰花的老太太啊,只要一想起她,就会让我眼里泛起泪花,鼻子发酸……今生,已经缘尽,期待有来生,但愿我们还能再续祖孙缘!

1992年的夏天,我和同学们一行9人兴致勃勃的来到四院报到了,成为了其中的一员,从此,与医院结下了深厚的感情。


走进四院——

在四川北路比较繁华的地段里,四院还是比较显眼的。印象中,医院并不大,大门口的外墙似乎是砖红色的,走进去,一边是花坛,里面矮矮的灌木丛中夹杂种着一些月季之类的花,另一边是长廊,长廊下是一排长长的宣传橱窗,时值盛夏,估计宣传的是一些夏季防暑防病的卫生保健知识吧。


门诊部——

正对着大门的是门诊部(就是现在的急诊室位置),一幢4层的小楼,白色的墙已经发黄,窗户边配的窗帘是淡紫红的,旁边是医技楼和急诊部,再边上是小卖部,记得当时年轻的我经常光顾,买的最多的是方便面,一元多钱一包的营多面是我的最爱。


住院部——

从小卖部边上往里走,就是医院的住院部了。以前的门卫把守可严呢,两扇大铁丝门不到探望时间绝对不开,在非探望的时间里,门卫根据小黑板上的相关信息,如某某病区某某床几号手术,或者重危等,经过仔细核查无误后方可让家属进入;另外,就是持有陪客证的家属可以进入,陪客证都是由病区护士长根据病人情况签发的(那时没有护工的);当然,还会有“后门”,在急诊留观室医护休息室和住院部有一条通道,那可只有医生护士熟识的家属才可以走的。住院部总共只有一栋楼(就是现在的2号楼),共8层,分东、西2个区,我们以前习惯称呼病区为东2楼,东4楼,西1楼,西6楼等,手术室好像是在西区的2楼,还有225,607等这串熟悉的数字,和我差不多年龄的同事一定能想起这是外科和内科医生的值班休息室。


食堂——

门卫室的旁边是食堂(应该是现在门诊1楼的位置),小小的,挺干净的,进去吃饭必须脱去白大衣的习惯当时就有了。那时值班,晚上有夜点心可以吃的,每到晚上9点多的时候,食堂可热闹了,大家都端着饭盒啊,小锅啊,排队交券领点心,有时是馄饨,有时是烧卖,还有肉包子,那个年代里,吃着这份热乎乎的点心,大家都非常满足了,真是开心哪!


公共浴室——

现在5号楼的自行车棚的位置,记得是以前的公共浴室,所以,有一道风景不得不说,经常能看到穿着白大衣的同事,端着脸盆,趿拉着拖鞋,湿散着头发,低着头匆匆的走着,那一定是下班了,洗得干干净净准备回家了。


儿科和行政办公室——

其实,当时的医院共有三个分部,除了以上几处外,还有马路对面的一幢3层老式洋房,好像是儿科门诊和行政办公室。记忆中,我去过一次,走上长长的、窄窄的木质楼梯,迎面碰上了一位个子不高的老太太,穿着一件白大衣,镜片后面一双眼睛炯炯有神,透出一股难言的威慑力。还清楚的记得当时我的心里凛然一惊,赶紧低头,匆匆侧身掠过,后来才知,那就是人人皆知的刘凤君老师。现在回想起来,年轻的时候真是不懂礼貌,就算不知她姓什名啥,称呼一声“老师”总是不会错的啊。


中医门诊部——

还有一处在新乡路上,是医院的中医门诊部。那些和蔼可亲的中医生们和散发着淡淡中药香味的氛围,我是极喜欢的!


记忆的闸门一旦打开,往事犹如洪水般翻滚而来,一件件事与物,一个个人与景在我眼前渐渐清晰和活跃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