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护理视角

护理视角

一个典型护士的30岁

文章来源:护理的原力世界 作者: 编辑: 发布时间:2020-04-30

如果用三个词概括一个典型护士的30岁,你会用哪三个?

 

熬年资,结婚,生娃。

 

20岁的时候,我以为自己的人生会是丰富多彩的,对未来的一切充满向往。


30岁的时候,我却发现自己按部就班,过着不想要的生活。

 

仔细一想,好像也没人逼我。



熬夜、失眠、暴食...

我照顾不好自己



工作的第一年,22岁,我查出了卵巢囊肿。

 

去医院体检,做B超,医生说,这么年轻,可能是生理性囊肿,按时复查。

 

我也就没放在心上。

 

后来每年体检,这颗囊肿不仅没有消失,还逐年多出了许多其它“小毛病”。我才慢慢意识到,这些身体上的问题好像都和内分泌失调有关。

 

刚开始上班的时候,最难的就是后夜班。凌晨1点钟上班,下午六七点钟到医院吃个晚饭,开始睡觉。但总是事与愿违,完全没办法入睡。后夜班就这样被我上成了大夜班。

 

熬一个通宵,下了夜班开始睡觉。晚上又清醒的像是夜猫子。

 

不争气的我总是调整不好作息。哪怕是休息日也什么事情都做不了。白天萎靡无精打采,晚上能活跃地上房抓老鼠。

 

除了睡眠问题,连我最爱的吃,也都成为了我的身体负担。

 

前夜下班,第一件事不是洗澡睡觉。

 

而是奔向医院食堂,来一碗片儿川。

 

在空荡荡的食堂里,焦急的等待食堂大叔把面从锅里捞出来,香味四溢。端着一大碗面坐在灯光下,迫不及待地呲溜一大口,夜班的疲惫顿时烟消云散。

 

一碗下肚,连一口汤也不剩。带着圆滚滚的肚子回去睡觉。

 

我妈说,这叫“报复性饮食”,是一种补偿心理。

 

我也不知道她说的对不对,但是我的胃却因为我的不规律暴食变得糟糕。



不知道为什么,我好像永远也照顾不好自己。


“好好生活”这四个字,对我来说,总是极端费力。

 

有的时候我在想,

是因为临床护士这份工作,让我昼夜颠倒。

还是因为,我自己照顾不好自己。


学会了降低期待



我梦想的护士工作,是能够独当一面的。穿上护士服,脚底生风,拯救无数病人于危急之中。

 

有一段时间,我非常迷恋漫威电影,觉得未来的自己就应该像是电影里拯救他人的主角,光鲜亮丽,自带光环。

 

每次看《实习医生格蕾》,一整个团队的医护人员,争分夺秒,把病人从危险的关头拉回来。我的心中都热血沸腾。

 

可是,在我真正成为临床的护士之后,我逐渐意识到,我的英雄主义梦大概只是我给自己营造的乌托邦幻想。

 

我发现理想和现实是有区别的。

 

除了给病人做心肺复苏,把病人从死亡线上拉回来,更多的时候,我在给病人换吸氧用的湿化瓶,擦呼吸机和输液泵,为病人输肠内营养液,交班查房,背医院的条例规章。

 

起起落落落落落落落落,才是我工作的典型常态。我甚至不希望再有“起”,想平静轻松地完成每天的工作。

 

《这个杀手不太冷》里有句台词,

 

“人生总是如此艰难吗,还是只有小时候是这样?”

 

“总是如此。”


 

后来我意识到,也许每一份工作都是这样,这就是生活。只是我给了它太多不切实际的美好期待。


刚进医院的时候,我会因为每次查房熬夜做PPT,一遍又一遍地练习讲稿,满心欢喜地期待着自己第二天的表现。结果没有换来一个字的表扬和认可。

 

被科室推荐去参加演讲比赛,准备了半个月,努力为科室争光拿一个名次。后来才发现,只是因为没有人想去,才把我的名字报了上去。

 

每当我抱着满满的期待,总是会得到太多的失望和沮丧。

 

我看过一个简单的公式:



幸福感 = 现实 - 期待

 

期待太高,幸福感就成了负值。

管理好预期,才能接受更多的现实。




我没有了好奇心


有一天,我突然发现自己没有了好奇心。

 

带教的学生兴奋地跟我说,

 

“老师,我今天能有机会打一个留置针吗?我同学都打过了,可我还没有试过。”

 

她充满期待和好奇的眼神,突然让我意识到,工作这么多年的我,早就没有了好奇心。


我有一个本子,上面记录了许多“第一次”。

 

第一次打留置针,第一次扎动脉血气,第一次给病人插尿管,第一次进手术室...

 

可是当所有的第一次,都变成了“轻车熟路”之后,我好像没有了好奇心。

 


刚去手术室轮转的时候,有一次路过隔壁手术间,看到医生对着屏幕做手术,特别好奇。趁着休息的时候,偷偷站在门外歪着头往里看。

 

没想到,感应门突然开了。转头一看,是我的带教老师。他笑着跟我说,“感兴趣是好事,我带你进去看,看得清楚。”

 

那天,我特别开心。下了班走在回家的路上,哼着歌,就像是学会了别人都不知道的知识,特别满足。

 

晚上回家我还默默地拿出笔记本,查了好多腹腔镜手术的资料,还配上了插图。

 

回看现在的工作,虽然不再笨手笨脚,但却没有了那份好奇心带来的快乐。

 

到底是因为护理工作枯燥,让我逐渐丧失了好奇。

还是人越长大,就越没有了好奇的能力。


学会承担工作和家庭的双重压力



她们都说话不算数,一个接一个生了孩子。

 

二十出头的时候,我的几个同专业的好姐妹都说,最反感“什么年龄就该做什么事儿”。然后,无一例外的,她们都在30岁之前结婚生了娃。

 

我成了拖后腿的那一个。

 

每次聚会的时候,他们都会抱怨,以前还想着周末去哪玩,或者学点东西提升自己,现在下了班还要陪小孩,心有余力不足,完全没有自己的时间。

 

“我得走了,小孩在家我不放心,咱们下次再聚。”

 

以前能从中午嗨到晚上的姐妹聊天趴,现在也总是吃个饭就匆匆结束。

 

蒋方舟曾在《圆桌派》上说,

 

“人在年轻的时候可以逃离很多东西,你可以逃离世俗,逃离大众审美。


但是在承担责任的那一刻,你发现现实中不仅自己很无力,还有比你更无力的人需要去依赖你。


就在那一刻,你已经没有资格年轻了,你必须变老。”


30岁,大部分的护士都在面临来自工作和家庭的双重压力。生活的脚步也变得越来越谨慎,和沉重。


 

不敢改变,不敢抓住机会,不敢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不敢去挑战更棒的职业发展。

 

所有的选择题,都选择最保守的那个答案。

 

这样的人生,好像也变得简单起来。 

但是,这是我想要的那个答案吗?


如果给30岁的自己贴上3个标签

你会贴什么?

欢迎留言告诉我们




- E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