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专栏

爱在爱宁疗护 | 病床前,让我看清了人情冷暖

文章来源:中华现代护理杂志 作者: 编辑: 发布时间:2019-11-29

近日,我偶然看到我的一张工作照被刊登在《健康报》上,作为文章《让生命最后无痛,也是医生的职责》的配图。


我开玩笑说报纸侵犯了我的肖像权,但董老师看了却觉得这是一件好事,这岂不是对我们安宁疗护工作的极大肯定吗?经董老师这么一说,我的心里顿时觉得美美的,再细看照片里的自己,那微笑确实是发自内心、对工作对病人充满爱的微笑。不由得想起一年前自己刚接管安宁疗护病房护士长这一工作时的点点滴滴。


我们医院是一家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安宁疗护病房这个特殊的科室对我来说完全是不一样的工作模式,一切都是从零开始,在强大的工作和精神压力下,我的内心是迷茫和焦虑的,不得不逼迫自己不断学习,恍惚间加班已成为我的家常便饭。如今拨开云雾见沧海,跌跌撞撞一年下来,安宁疗护病房工作已然步入正轨。这一年来,改变的不仅仅是我们的工作方式,更多的是我们的工作态度和理念。这一年,也让我看到了安宁疗护病房的一个个爱的故事。在此,想与大家分享其中的几个小故事。


故事一:情暖深秋

倪老师是病房成立不久收住的一位病人,她曾经是一位幼儿园园长。她也是一名不婚主义者,单身的晚年不免有些孤独,没有子女尽孝、没有儿孙绕膝。倪老师时而神志清醒,时而模糊,但不管在哪种情况下,只要我们护士对她说:“倪老师,上班了,小朋友们上幼儿园了。”她都会笑着说:“嗯,小朋友们真乖!”此时的倪老师一定会展露出亲切慈祥的笑容,我想她一定是位尽职又不失亲切的“老园丁”。


好在人间自有真情在,我们的小蒋护士给她送衣送裤,让体质单薄的倪老师在这个深秋保暖又不失时髦;在病床边陪护的保姆阿姨也尽心尽责,不是亲人胜似亲人,把倪老师一头灰白色发丝梳得一丝不苟,从来不见卧病在床的邋遢样。最终,倪老师病房安详、有尊严地走完了人生最后一段旅程。


故事二:从停尸房收来的徐奶奶

徐奶奶长期住在郊区的一家敬老院,她的儿子很少去看望她。直到有一天,徐奶奶的儿子接到敬老院的电话,此时徐奶奶已经在敬老院的停尸房度过了2个小时。她儿子正在安排后事时,徐奶奶的弟弟发现她还有一丝微弱的呼吸,立马安排送到医院救治。


徐奶奶在三甲医院住院一星期后转到我们安宁疗护病房。刚入院时徐奶奶神志模糊,颈项强直,瘦骨嶙峋,留置尿管内可见大量絮状物,尾骶部一压疮大如拳头、深可见骨。徐奶奶的弟弟告诉我们,徐奶奶刚从鬼门关逛了一圈。


想不到在安宁疗护团队的精心照护下,奇迹发生了,徐奶奶的状态一天天好了起来,人胖了,气色好了,尿液清澈了,尾骶部的压疮也愈合了,我们还联系了志愿者上门给徐奶奶理了发。徐奶奶面对医护人员也会笑了,每次她弟弟来医院探望时,她都会特别激动。过完春节,她的儿子给办理了出院手续,把她送回了敬老院。愿徐奶奶一切安好!


故事三:金钱买不来的孝

俞奶奶是位拆一代,她家因为拆迁赔偿了几套房子,每月有固定的地皮分红。俞奶奶家子孙满堂,人丁兴旺,可以说是一位福气满满的老太太。奇怪的是所有人来探望她的人都是两手空空,没有一个人给她带点喜欢吃的食物。


看到日渐消瘦的俞奶奶,我想打电话给她女儿让带点可口易消化的食物时,俞奶奶伸手制止我,并掀开被子让我看她床上的一打钱,告诉我这是她新取的20万元钱,打算分给孩子们,谁来看她一次就给一些。孩子们也是看在金钱的份上才会来探望,而她还是希望女儿多来陪陪她,只是因为她重男轻女的观念比较强,她女儿不服气就很少来陪她。


病房的裘继燕主任见此情况,私底下三番五次、苦口婆心打电话与俞奶奶的女儿沟通,终于打动了俞奶奶的女儿,在俞奶奶生命的最后一段日子,她女儿日夜陪护在旁。


故事四:一封来自大洋彼岸的感谢信

2019年7月15日,安宁疗护中心收到了一份来自大洋彼岸的感谢信。这是10床李阿姨远在美国的儿子为感谢安宁疗护医护团队对他母亲在住院期间照顾而表达的感激之情。


李阿姨因脑梗塞、糖尿病、肝肾功能衰竭、肺部感染、股骨颈骨折等疾病,在三甲医院住院治疗一个月后转入安宁疗护中心。李阿姨的儿子以为他母亲很快就会离开人世,赶紧从美国赶来陪护,想不到在安宁疗护医护团队的关爱和疗护下,奇迹出现了。住院两个多月后,他母亲的病情竟然恢复了好多,见到他竟然能笑了。日渐康复的李阿姨后来转去康复医院继续治疗。


在李阿姨住院期间,他儿子经常陪伴和照护在他妈妈的病床边,让他切身感受到了医护人员除了在工作职责之外所给予的对患者及家属的人文关怀。他说如果不是在这家安宁疗护中心,他妈妈的奇迹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


安宁疗护病房不只有死亡,也有生命的奇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