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专栏

滚蛋吧,抑郁症

文章来源:中华现代护理杂志 作者:蒋大虫 编辑: 发布时间:2019-11-22

同往常一样夜班到十二点下班,不同的是当我进入更衣室,这次的门后被什么东西挡住了,门没有完全打开。我凭着瘦小的身躯挤了进去。一个穿着粉色外套的陌生女孩蹲在地上。女孩小声说道“嘘,就一会儿,我就躲一会儿,马上走,求求你了。”


漂亮的人本来就讨喜些。我没有赶走她,打量着眼前这个女孩。白皙的脸,樱桃小嘴,高挺的鼻梁,单薄的小身板,长发披肩,蹲在地上,仰着头,可怜巴巴的望着你。    


沉默了好久,女孩打破了沉寂,问道,“你们十九楼的天台是开放的吗?“医院的天台一直是关的,连窗户都开不了,就是为了防止有人自杀。”“哦”。女孩有点失望的回答。“谢谢你,我要走了。”


鬼使神差,像是预料到会有什么事情发生,我跟着女孩出去,把她又拉到更衣室。


我搬来凳子,拿来牛奶饼干,“你吃点东西吧,能告诉我发生什么事情了吗?”女孩摇摇头。


“没关系,那你休息会儿再走” 。女孩把头低得更沉了,抿着嘴。“吃点东西吧,还是你要喝矿泉水。”


 “不了,我从不吃宵夜”,女孩双脚紧紧合并。


又是一阵长长的沉默。


“我刚刚看到你们医院二楼有心理咨询室,是吗?”


女孩抬起头,缓缓的说“我刚刚是在躲我的家里人,他们激怒了我。其实我有抑郁症,精神分裂,幻觉,我已经好久好久没睡过觉了,大概二十几天了,即使吃了整把整把的安眠药。我好想好想睡一觉。你们生活在阳光下的人根本不懂我们这些人的黑暗无光。你会怕我吗?”


我扶了扶眼镜,如果她情绪失控,说真的我还不一定制止住她,我定了定心情,“不怕。既然你知道你有抑郁症,那你去看过医生没?”


女孩笑了笑。她笑起来真好看。“没去看过。那些医生如果技术不够好,治不好我的病不说,我反倒把他们的情绪带进去。”


“其实家里人很爱我,但我想逃离。我的病也是因为他们。很可笑吧。”


 “我发现其实你很爱笑,你笑起来很漂亮”


 女孩抬起头,笑了笑,随即又低下去“恩恩,我很喜欢笑。”


 “我自杀过,你会不会害怕。”女孩回忆起那段经历。


  “我在杭州独自生活了三年。没有家人陪伴。我有半年时间都没出门过,就把自己关在屋子里,饿了就点外卖。吃了睡,睡醒了就吃。那天我看到有个窗户,很漂亮的那种,在十三楼,生活没有什么意思。如果从这跳下去一切就都会结束了,于是我退后几步,准备起跑跳跃,整套动作完美无懈可击,可气的是那天我穿了高跟鞋,脚步声惊扰了周围的人。一个两个三个,大家把我包围,把我从窗户边拽下来,还搞得我到处都是伤。我恨他们。”


 “证明你就应该活下去,而且会活得更好的。”


女孩迟疑了一会儿,说“嗯,也许是吧。”


我赶紧结束了这个话题。生怕再次激惹她。


“那你总会对什么感兴趣吧。”


 “哈哈,我没有对什么感兴趣。只不过有时晚上会在网上学习英语,不过很久没去学习了。也会写日记,回头看那些日记,自己都会觉得可怕。”


 “刚好我的英语很糟糕,那这样你可以教我英语吗?”


女孩有点害羞的说“我也是随便学学的。”


为了缓解气氛,我把牛奶和饼干往她面前推了推,吃点吧。


随即又是长长的沉默。我们就这样面对面坐着,却也不觉尴尬。


 “我要走了,谢谢你。”女孩起身。


 我脑子闪过一个念头,她不会是想要自杀吧,“你告诉我,接下来你要去哪里。”“到外面走走,回家吧。”


我拦在电梯口,“你真的要回家吗,你再多留一会儿。”“留下来做什么?”“留下来我们聊天啊。”女孩掰开我的手,给了我一个拥抱,“谢谢你愿意陪着我,听我说说话,你放心,我真的是要回家去,我也愿意找心理医师咨询”。我朝她挥了挥手,目送着她走进电梯,看着电梯的数字一层层往下。我告诉自己,她是真的要回家了。 


那天我在朋友圈里写道“原来真的并不是所有的鱼都会生活在一片海里。也真的不是所有的心情都能被理解。那,陌生人,我祝你早安、午安、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