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专栏

回首过往,初心未改

文章来源:中华现代护理杂志 作者: 编辑: 发布时间:2019-07-11

时光荏苒,如白驹过隙,再回首已是十六个春秋。


十六年前,一场空前的瘟疫肆虐整个华夏大地。那时的网络远不及今天如此方便、先进,人们只好从报纸、电视、广播各种媒体搜索关于非典的蛛丝马迹。


那时的我即将毕业,为自己的未来寻找出路。在学校的最后的一段时光,我们是被封闭着走过来的,每天都是严格的三点一线的作息安排,稍有异常,必须请假。从理论到实践,初步接触了隔离的概念。


虽已不再青春年少,但青春的激情仍是满心沸腾,我们好几个姐妹相约去小汤山支援身处危境中的前辈们,并在学校报了名,从没想到什么自身安危和生死,只想能用自己的所学为解决这场灾难尽自己的绵薄之力。现在想想,当时的想法确实幼稚,关乎健康,关乎生死,即便我们有决绝之心,人家也不可能录用我们这样毫无临床工作经验的新手。


没有收到关于小汤山的任何信息,反而收到来自家乡的喜讯,通知我到聊城市第二人民医院面试、笔试。


在回乡的火车上,同邻座的大叔聊了几句,听到我来自医学院,又将要到医院就业,大叔关心地叮嘱了几句,给了我一个欣赏的眼神。我能理解那种欣赏,那是对医务工作者的欣赏与崇敬。在那段岁月,医院是无比神圣的地方,医护人员是真正意义上的天使,面对时时更新的死亡、确诊感染及新增疑似感染的数据,医护人员始终走在一线,坚持在自己的岗位。疾病面前,人人平等,哪里有什么金刚不坏之躯,他们同样也是撑着疲惫的肉体和病魔抗争。虽然执行着严格的消毒隔离措施,许多医务工作者还是倒在了工作岗位上,他们都在历史的时空中永久地留下了自己的印记。


拥有百年历史的聊城市第二人民医院坐落在曾被称为“小天津”的临清市。临清给我的第一印象并不好:时值初夏,天气已变热,老旧脏差的城区面貌,漫天的尘土和各种各样的垃圾随风乱舞,当年流行一首歌叫《深呼吸》,感觉在临清连深呼吸都不想,也不能。医院周围的环境也不太尽如人意,但相比周边的建筑感觉好多了,毕竟走过百年沧桑,自有其神韵依旧。当时,医院南边的一片荒地,杂草丛生,有一人多高,如今,已变成了职工车棚及停车场,晚间,更是一些老人跳广场舞的理想之所。当年的荒地早已消失在人们的记忆中了。犹记得医院当时的大门相比现在简单多了,却有着古色古香的味道,门上挂着“春满杏林”的匾额。进入医院大门,一段较宽的笔直的石板路直通医院最古老的标志性建筑,如今我们称之为“华美楼”。路的左侧是一个小花园,有假山,一座小拱桥横跨在一小水池上,池中依稀可见的小鱼在几株莲花之间游来游去。与花园相对的是3层楼高的门诊楼,穿过门诊楼,是医院的住院部,不论是外观还是内部,都显示着医院悠久的历史与经历的沧桑。

那年八月,我如愿以偿,成为一名真正的护士,走上了心中无比崇高的护理工作岗位。岗前第一周,我们一同新入院的职工义务劳动,打扫卫生,捡拾垃圾。当年小假山上的荒草就是我们这个小集体共同清理的,那时的我们满是清纯的气息。


还记得我工作的第一个科室是妇产科,对,确定是妇产科,那时妇产科没有分开,盘踞着现在急诊科和传染科的小楼,每天的工作很忙很忙,走廊里都是加床,印象最深的细节是推着偌大的氧气筒给需要的患者吸氧,还要提着沉重的大扳手卸氧气表,脑中时刻翻腾着用氧的流程。回想起来,当时的急诊科和传染科在哪里,丝毫没有印象。依稀记得门诊楼后面还有一排小平房,是药房、输血科。  

渐渐地,医院开始发生变化,在我们不经意间,小花园已随着悲欢离合的故事步入历史的红尘中。


如今拔地而起的是我们的内科综合楼,一座新的病房大楼(病房楼西区)启用了,门诊楼扩建了,餐厅健全了,一条连廊从南至北连接了内科综合楼、门诊楼、病房楼、餐厅、行政楼,为职工、为患者、为家属提供了莫大的方便。医院环境在改善,工作条件在提高,我们的整体素质也在不断的提升,经历了难以忘怀的苦累,我们顺利通过了三乙、三甲的评审,终于跻身三甲医院的行列。


医院在不断的发展前进,我们护理工作也是与时俱进,不断前行着。


记得刚参加工作时,大家一起干活,不分彼此,关系倒也融洽,但总会有攀比、抱怨;后来实行小组护理,同组人员相互协作,共同进步,时间长了,也出现了弊端,各司其职,并不能对患者做到全面的护理;患者的需求在提高,护理的模式也在不断的进步,我们又进入了责任制整体护理阶段,从患者出发,包干到人,提供全程、全面、全方位的优质护理,并将这种爱与坚持延续到社区。为了那份与健康相守的誓言,我们在不断的前行,探索……


人的需求就像一条射线,从一出发就无止境,我们单方面的付出已不足以满足各种各样的需求层次。从爱的角度出发,我们开始走进患者内心,走进家属的内心,一个个人文故事的背后记录了我们护理工作的点点滴滴。而今,叙事护理又将我们与患者的距离拉近,朋友,知音,知己,甚或类似亲人,我们将自己的身份在各种角色之间变换的得心应手,不求闪耀的光环,也无法承诺能治愈所有的疾病,在需要的时候我们会与您并肩,与疾病抗争,与健康相守…… 

转过了几个科室,我走进了ICU的大家庭。


有人曾说,在ICU这样特殊的环境中,见惯了死亡,你们都麻木了吧。其实,不止是ICU人被问到这样的问题,工作在临床一线的医护人员都可能遇到过这样的提问。有时看起来,也许我们的心很硬,其实我们的内心也是如玻璃般脆弱。


记得手足口、麻疹肆虐的那年,有很多孩子夭折在最纯真的年纪,舐犊情深,同为父母的我们看着她们亲人那样痛苦、后悔,我们也控制不住泪流两行。我们的努力没有白费,那段时间,我们挽救了更多的患者,记不清多少次将手足口的患儿抱在怀中,记不清多少回当麻疹患儿的妈妈来哄他们,更记不清有多少次不分昼夜的陪患儿玩玩具,做游戏。


当我们将好转的患儿送出ICU时,当期待已久的亲人看见自己的宝贝时,当宝宝钻进妈妈的怀抱,紧紧搂着妈妈亲吻时,我们的心中只有幸福、感动,为此,值了……


在已知与未知的道路上,我们不能逆行,只是坚定,坚守,坚持着……

 

最终我还是步入普通的临床一线工作中,成为骨科护理的一员。不同的工作场合,不同的心境,不变的还是不分节假日,24小时值班,休班时随时待命的我们对工作的坚守,对健康的守护,对患者的尊重......      


健康所系,性命相托,我们一直牢记着自己的使命与责任,心中所愿唯有携健康、舒适与您相伴。不要在瘟疫灾难的时刻才想到我们,我们始终都在,唯愿在我们提供的温馨舒适中陪您花好月圆!

 

回首过往,我们初心未改;展望未来,我们依旧与您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