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专栏

碰到人生难关,愿我是他的对手

文章来源:中华现代护理杂志 作者:张成彬、吕春草等 编辑: 发布时间:2019-04-04

法定意义上的成年是在离开家独自踏上异乡求学的那年,对于终于可以独当一面而又丰富多彩的未来有着最乐观和开朗的期待。那踏入成年的初四年,生活的苦与乐是有的,但是我没有预料到这只是今后踏入社会的一道开胃菜。


生活的锻炼是在不同的时刻有着它清晰的体现。我本性格内敛,情绪波动大多收藏于心。但是那为数不多的失态大哭,是在父母送我入学后在校门口的告别,渐渐远行的身影像预告了我的成年,也预告了我要自己独当一面的后来。


可是,我已在成长。我也在拼了命的努力,做着最乐观的悲观者,为了我的选择和初心。



我毕业了!

终于,我毕业了。


我满怀斗志,我激情澎湃。我一定会很好,毕竟我已为此踌躇满志了四年,我已经准备好了试炼。


终于,我毕业了。


半只脚踏入了社会,感觉还不错,因为提前做了心理准备,徒弟徒弟,三年小奴隶。


但是且等我将来,雄赳赳、气昂昂,翻身农奴把歌唱的到来。


或许正如一前辈所说:糟糕的事情总是接踵而至,这正是世界的尝试。


我的22岁生日!

在全天倒的日子里,在争分夺秒的日子里,在与死神斗争的日子里,在拼命努力的日子里。无声无息的挨过了我的22岁,在零点的前三小时,是手术室肃穆的氛围,是沉稳井然有序的手术步骤,是汗水,是手术成功后的眼泪,是加班到很晚,十四多个小时的疲惫。但是更多的只有开心和感动,因为这台手术需要我,因为我在挽救一条生命,一个家庭。在那一刻突然明白了牙牙学语时,对白衣天使的亲近和喜欢的缘由。


就像是身边所有形形色色的人背后的故事和经历,对旁人来说像是惊奇的秘密一样。


我的22岁的最后三个小时,是在完成一台手术。


不同以往,欢喜礼物的到来,成长的赠予是深度疲惫后的满足。


护士长给我报了晚饭,下班之后可以上楼上餐厅吃。


等我上了餐厅的时候,同院的前辈们在吃着经过一天漫长手术后的晚餐。餐厅的晚饭已经没有太多的多余,而疲惫后突如其来的反胃也使我无心吃饭。


路途中遇见了护士长,她亲切地问我:

 “乖,吃过饭了?”

“对,吃过了”

带着很灿烂的微笑,我回复到。


等换了衣服,出了医院门。


打开手机扫自行车的时候,看见母亲来的满满一页的未接电话,瞬间泪崩。


回到租的房子,已经很晚了,路有点远,上楼的楼道有点黑,洗漱后认认真真的把明天上班所需的文件一一放好,沉沉睡去。


第二天满血复活,给父母报了平安,讲了自己也可以上手术室的自豪。我于今早重生,来时心怀暖阳。


于是,在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高强度的运转中,我才明白和体会成年人的生活,懂的那些在人生路途中教我道理的那些前辈们的话。心存感激,满怀感恩。


我自信我很好,在成长的大人世界里独当一面。


爱着这份职业,终其一生的专注

我喜欢这段话,与君共勉。“当你独自的走在人生的道路上,遭遇曲折歧路,凛冽寒风,只管在自信的引导下笔直前行,当你登上成功的殿堂,你回头望远。会发现你身后跌跌撞撞跟着一个沮丧的孩子,它就叫做命运。”


我已习惯给自己找事做。


我去看一个人的电影,在大马路上走走停停,看着青春洋溢的初中生打闹着跑过了马路,像极了我们洋溢着橘子香的青春。


我说我喜欢一个人下班之后,有事可做、有迹可寻。


零零碎碎的日常发在了朋友圈之后,她们说,很喜欢我生活的态度。我把自己陪伴的很好。


我并不期待人生可以过的很顺利,但我期望碰到人生难关的时候,自己可以是他的对手。


至今之后,我是不是更像一个成年人了。有人说成年人缺乏浪漫,我并不认可,成年人最盛大的浪漫就是终其一生的专注,一如我爱着这份职业,一爱就是一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