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专栏

即使命运不由己,也要生如夏花之绚烂

文章来源:中华现代护理杂志 作者:刘杏清 编辑: 发布时间:2019-03-06

入 科

还记得他是2018年12月24号入科,诊断为休克,当时升压药的剂量很大,神志已经昏迷。家属抱着一丝希望来到我们医院,由于心脏功能很差,当天医生就跟家属商量给他实施ECMO治疗,这个治疗的费用非常昂贵,但是家属不愿意放弃这个儿子,还是答应了医生的建议。

 

在治疗过程中,他的肾功能也逐渐衰竭,所以实行了ECMO联合CRRT治疗,这无疑给这个家庭带来了雪上加霜的噩耗。期间,他的心率曾经出现室颤和心跳骤停,几经医生和护士的抢救,他又活了过来。

 

好 转

因为大量使用升压药和ECMO导管放置的原因,左下肢循环功能太差,最终导致血管坏死不得不截肢。只要能够救活他的生命,父母决定放弃他的左腿。世界上有那么多身残志坚的人,只要生命还在,他也可以一样活得精彩。


我以为奇迹终于要发生在他的身上,离开ECMO和CRRT治疗后,有一段时间他是清醒的,跟他对话他也能听懂,只是表情还是有些痛苦。这给了他的父母极大的动力,也为我们医务人员带来了希望。

 

大年初二,这一天中国人的传统应该是走亲访友的日子,他的家人却走到了医院。那天他精神状态还不错,能够睁开眼睛看看爸爸妈妈,跟他对话还能点头。父母不断为他按摩、擦身,希望他可以早日出院。

 

大年初三,他看上去显然没有昨天精神,血压也是用了少量去甲肾上腺素维持,整个人昏昏欲睡,间断醒来睁开眼很快又睡着了。

 

抢 救

晚上我问他是不是睡得不太舒服,他还会点头,给他吸了痰,准备翻身的时候血压骤降,呼之不应,去甲肾上腺素剂量往上调也没有好转,血氧饱和度也往下掉,立即报告医生。医生到场后,心率也逐渐减慢了,瞳孔散大,开始抢救!

 

“一毫克肾上腺素静脉注射。”

“抽个动脉血气。”

“一瓶碳酸氢钠快滴。”

“两毫克肾上腺素静脉注射。”

“患者室颤,赶紧进行电除颤。”

“胸外心脏按压。”

……


恢复窦性心律,但是仍然没有血压。


几分钟后,他的心跳再次为零,我们又开始了一轮抢救。


又恢复了窦性心律。


父母到了以后恳求我们一定要尽全力救他,“求求你们,救救他吧。这一个多月以来你们很辛苦,我们也很辛苦,毕竟他还这么年轻,就这样走了就太可惜了。”父亲双手合十放在胸前,没有流泪。


心率掉到30多次/分,肾上腺素持续静脉泵入,胸外按压,直到最后变成一条直线。


离 开

就这样,我们抢救了一个半小时,这一次,他是真的离开了,生命定格在2019年2月7号21:30。

 

母亲一到床边就开始哭泣,抚摸他的脸,抹去他眼角的泪滴,不断呼唤他的名字。医生跟父亲谈话的时候,父亲就像一颗树一样站在护士站,仿佛医生说的话都听不进耳,整个人六神无主,只剩一副躯壳。

 

显然家属都很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但不得不接受现实。

 

母亲回去把儿子的户口本身份证和衣服带过来,送他最后一程。父亲在母亲离开后终于按捺不住自己内心的痛苦,也放声哭了出来。虽然见过很多次生离死别,每次看到年纪与我相仿的病人我都忍不住流泪,这么年轻的生命就这样逝去,多么可悲。

 

医生护士把他身上所有管道都拔除了,为他穿上平常穿的衣服,一点都不像一个病人,看上去就像一个睡着了的残疾帅小伙。只是跟他来的那天相比,确实瘦了不少。父母各握着他的左右手,他刚出生时为这个家带来的喜悦在这个瞬间全都毁灭了。

 

随 感

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我为生命的脆弱唏嘘不已。 

即使不服,命运也从来都是上天说了算。22岁,属于他自己创造的人生还没开始,就这样被命运之神又召唤而去。但别害怕,它能判你生死却无权干涉你在这一旅程中走过的路、读过的书、遇到的人,既然死是必然走向的终点,那就拼尽全力,生如夏花之绚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