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新闻焦点

新闻焦点

“网约护士”来了!国家卫健委:重点关注两个安全问题

文章来源:搜狐健康 作者:袁月 编辑: 发布时间:2019-02-21

据国家统计局统计,截至2017年底,我国60岁及以上人口数为2.4亿人。其中,失能、半失能的老年人4000万左右。老龄化给我国医疗服务提供方带来巨大挑战。

为应对医疗需求以及带病生存老年人对上门护理服务需求的激增,2月12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发布 了《“互联网+护理服务”试点工作方案》(以下简称《方案》),确定北京市、天津市、上海市、江苏省、浙江省、广东省作为试点省份,率先在全国开展“互联网+护理服务”。去年年中一度闹得沸沸扬扬的“网约护士”真的要来了。

今天上午,在国家卫生健康委新闻发布会上,国家卫健委医政医管局副局长焦雅辉指出,目前我国缺少针对失能、半失能老人的护理机构,现有的护理机构不愿承接这类老人的护理需求,造成很多失能、半失能老人只能居家养老。此次“互联网+护理服务”试点方案的出台,主要就是聚焦在失能和半失能的老人的医疗护理需求上。

其次,“互联网+护理服务”也是盘活现有护理资源存量的方法。焦雅辉表示,面对庞大的失能、半失能老人的护理需求,我国近400万专业护士的团队还有很大不足。除了继续增加护士队伍培养和供给外,希望借由“互联网+”调动护理团队的积极性,更大的发挥他们的作用。

具体哪些人群能够享受“网约护士”的便利,还需要通过未来10个月的试点工作来确定。此外,试点过程中还将明确“互联网+护理服务”提供主体、项目,规范“互联网+护理服务”行为,完善“互联网+护理服务”管理制度和服务规范等。

“网约护士”并不是新事物。2018年,多个提供“网约护士”服务的手机APP陆续上线。患者在手机上进行注册和身份认证后,选择所需服务,上传医疗机构开具的处方、药品及病例证明,即可等待护士接单。订单通过审核后,护士就可与患者预约时间,开展上门服务。

虽然患者享受到了上门服务的便利,但该形式存在的安全问题同样引发了激烈讨论。有三甲医院的护士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自己并不会在没有监管和安全保障的情况下,为患者提供上门服务。也正因此,“网约护士”的发展受到了一定制约。

对此,焦雅辉在今天的发布会上特别强调,“互联网+护理服务”最关键的就是两个安全问题。一是护士上门提供医疗服务时的人身安全如何保障,二是患者的医疗安全如何保障。

“首先要明确护士不是以个人身份提供上门服务,而是一定要和互联网企业、医疗机构合作,让护士的人身安全能够得到有效的保障。其次,不是所有的医疗护理服务都可以在家里开展,试点就是探索服务项目和范围的过程,一些风险比较高的项目,必须通过专业机构和专业人员。”焦雅辉解释到。

为积极防控和应对“互联网+护理服务”的风险,《方案》也从上述护士和患者的角度出发,给出了具体举措。包括要求服务对象上传身份信息、病历资料、家庭签约协议等资料进行验证;对提供“互联网+护理服务”的护士资质、服务范围和项目内容提出要求;互联网信息技术平台可以购买/共享公安系统个人身份信息或通过人脸识别等人体特征识别技术进行比对核验;试点医疗机构或互联网信息技术平台应当按照协议要求,为护士提供手机APP定位追踪系统,配置护理工作记录仪,使服务行为全程留痕可追溯,配备一键报警装置,购买责任险、医疗意外险和人身意外险等,切实保障护士执业安全和人身安全,有效防范和应对风险等。

这些举措到底能发挥怎样的作用,同样需要试点省市进一步验证和探索。

总的来看,此次选为试点的6个省市主要是人口较多、老龄化比较严重,同时在“互联网+”环境,包括一些管理和政策方面比较成熟的地方。

以浙江为例,开展“互联网+护理服务”试点有着自身优势。据了解,浙江省全部实行护士电子化注册,这对于护士资质的把控、完善事中事后的监管,明确护士的责任有利。此外,浙江省互联网医院平台已经上线,是“服务+监管”的一体化平台,对于今后“网约护士”的开展,能够起到一定借鉴作用。

面对新政策,浙江省卫健委巡视员马伟杭表示,接下来要根据需要解决的问题形成本地区的方案,特别要解决安全问题。

据他介绍,浙江省将组织护理专家和临床专家进行研究,共同制定相关的服务项目目录,确保医疗安全。“这个目录可能是分批分级的,最开始我们会保守一些,项目少一些。然后根据实施情况,再一点点增加。”

在谈到如何收费时,马伟杭表示,这需要和相关部门进行衔接,尤其是与医保部门对接,可能还需要一些时间。

护士多点执业政策推行时,曾有护士反映,平时的工作量都很难完成,更别提到另外的医疗机构工作了。那么,试点省市又将如何提高护士上门提供护理服务的积极性呢?

对此,马伟杭指出,调动护士积极性首先要意识到这项工作是有意义的,无论是从公益的角度,还是从医疗事业发展的角度,“网约护士”都具有重要意义。其次,要给参与工作的护士相应的待遇,这也是需要进一步去探索的。

“社会各方面如果对这项工作特别认可,有很好的氛围,推动起来也就更快。”在他看来,调动积极性就是要通过相关政策的完善,相关措施的落地,最后产生一个让医患双方都感到满意的效果,来推进工作。

但面对数量众多的老年人,单纯依靠“网约护士”将医疗资源变成另外一种形式输出,恐怕仍然难以满足庞大护理需求。

焦雅辉指出,“互联网+护理服务”是一个补充,不是一个主要解决问题的手段。要向从根本上真正解决这些老年人,特别是失能、半失能老年人的医疗护理需求,还是要扩大服务供给,包括医养结合的模式,专业机构和专业人员的配备,还有相应的保障政策、筹资政策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