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专栏

成为一名护士,是一种生命的缘分

文章来源:中华现代护理杂志 作者:陈艳洪 编辑: 发布时间:2019-02-21

永远记得某教授来讲课时说的一段话,完美诠释了我们的心声:


我是一名护士

成为护士是一种选择,主动亦或是被动

也许反复纠结,难免彷徨怀疑

无数次的欣喜,为了别人的重生

你若不弃,我便不离

成为一名护士,是一种生命的缘分

梦 想

从小对数字便有种莫名的喜好,自从接触数学这一学科起,便深深的喜欢上了。每每看到数学老师在讲台上授课的样子,就很崇拜,觉得那是一种享受,与人分享数学乐趣的快乐,立志以后要成为一名数学老师。


变 故

虽然家境一般般,可和父亲、母亲、弟弟一家四口健康的生活在一块也是一种幸福。天有不测风云,一场突如其来的变故,改变了我们的生活常态。


2012年年底,我上高一年级,有一天,母亲突感不适,全身疼痛,她从小就没生过什么病,便以为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去诊所买了消炎止痛药服用,可过了那个药劲,那种不适便又起来了。


永远记得大年三十那夜,本来应该一家子开开心心的,可母亲却躺在床上,无法下床活动,我们陪她聊天,给她按摩,也缓解不了她那透骨的痛。


那一刻,我看到她哭了,这是我长这么大,第一次看到她哭了,向来要强的她,居然也会流眼泪,那种心酸与震惊,是言语无法表达的,我想做些什么,可却又不知该如何是好。


改 变

母亲是个很能干的人,除了帮人打工以外,自家地里的农活也都是她一个人担着。可在疾病面前,她输了,失去了劳动能力。四处求医,虽然确诊了,可却没有找到对症的药,适合她的药。本来生活也就过得去而已,这一病,把一点点积蓄也花完了。由于种种原因,父亲那点杂活也没了去路。全家陷入了僵局。在二伯父的介绍下,父亲外出打工来维持生活,这次我们家的第一次分离,勉勉强强也才度过槛。


人家都说,数学好的人都读理科。一个历史与作文都勉强才及格的自己,在文理分科上,最终选择了文科,因为以正常逻辑,文科生数学都会比较差,而对于我,这便是我最大的优势,排名前列,得奖学金便轻易了许多(母亲一直不知道我为什么明明选好的理科要改成文科,坦诚说,奖学金就是理由)。


因为母亲求医的坎坷经历,其途中受到的医者们的帮助,我最终选择了医学这个行业,以后可以更好、更专业的照顾母亲,帮助需要帮助的人,当然,也不排除为了更好的就业,一份稳定的工作,可以给予更好照料的物质基础。


大 学

一个文科生选择医学专业,学习起来可不是一般的吃力。化学公式、药理逻辑等,听起来堪比对牛弹琴,整天在书堆里,埋头苦读我达不到想要的效果,所幸有学长学姐们的帮助,才有所改善。


高中老师都说,大学就是天堂,可在这,比准高三还艰苦奋斗,挑灯夜战可是家常便饭。期间也曾想,自己累了,受不了了,可却未曾动摇过选择它的决心。


实 习

大学与工作最好的衔接便是实习了,在本市较出名的医院实习是一种莫大的荣幸。虽然只是一个实习生,但十个月实习期间,亦帮助了不少人呢,有亲朋好友,也有陌路人。母亲一个电话,某人怎么了,在我实习的医院,过去看看。给人帮助,母亲在家也能收到好评,这就是最大的荣誉了。


工 作

毕业了,我可以赚钱了,我可以光明正大的护理如同母亲般的就病者了。在就业的前一段时间,自己处在了将近抑郁的状态,医务人员最怕的就是,医者不能自医,因为亲人的相继离世,我茫然了,对于他们最终的结局,我竟什么也做不了,也改变不了,我不知道自己的意思何在,我不知道该怎样去面对。


解铃还须系铃人,在一次主任的看诊中,我看到了一个和逝去的伯父很像的就医者,主任专业又细心的问诊,不由得让我联想到伯父当时的情景,他也曾这般被医者仁心所待,或许,这个职业赋予了我一个回馈社会的机会,一个照料他人如同照料亲人般的机会。


我们科室有个住院老奶奶,她虽然生病在院,可她的老伴却一直陪在她身旁,每天想法子的给她找乐趣,许多人都羡慕不已。“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可能这就是最大的幸福吧。


想当初,奶奶与爷爷也是相濡与沫,奶奶无法走动时,是爷爷悉心照料,吃喝拉撒,无不亲力亲为,虽已逝去,可爷爷每天却都会陪着牌位跟她说说话,喝茶时也不忘给她添一杯。


在这个友爱的医疗环境中,这个真情无处不在的工作环境中,我被治愈了,重新回到了那个活泼开朗的自己,当然,其中成熟了许多。如胡博所说:和志同道合的人在一块,总觉得日子过得很快。是的,在这工作的每一天,充实也快乐。


后 续

童心以生活,恒心以处事;踏实工作,热爱生活。工作中对患者,生活中对我爱的和爱我的人,我有责任与义务做好护理,初心不更,激情不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