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专栏

母女情是奢求来的,还不起

文章来源:中华现代护理杂志 作者:蒋大虫 编辑: 发布时间:2019-01-23

Part.1
大学

大学里学的护理,是在省外念的书,坐车得二十几个小时,一千多公里。父亲舍不得我离家那么远,母亲却一直鼓励我女孩就该出去外面走走,要不然都不知道外面世界有多大。


因为离家太远,每年就只有寒暑假才能回家一趟。每次离家,母亲都会提前大袋小袋的帮我装好行李,然后帮我提到路口,看着我上车。我不敢回头看她,我知道她依然还站在路口看着我远去。我怕我会哭,我也怕看到她哭。


龙应台说“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谓母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父亲后来告诉我,我的母亲整宿整宿没合眼,一直看着时间。而这就是那个一直鼓励我应该出去外面走走的母亲,因为舍不得所以才希望我更好。



Part.2
工作

毕业后我成了一名护士,因为工作性质也没能经常回家。而电话、视频成了我和母亲交流的方式。


“你在做什么,吃饭了没有?”“我在忙,收病人啊。”“我和朋友在外面吃饭啊””好好好,你忙。”母亲就像一个无辜的孩子,无意打碎花瓶等待着批评。她不过是想问问我吃饱没有,穿暖没有,只不过想问问我最近过得怎么样。而现在却因为打扰我的生活而自责。再次打电话过来时,母亲都会小心翼翼。


我们怎么就这样客气与陌生了,我们不该是这样的。即使没能经常回家,我时常会给母亲打电话,问她怎样做菜,问她遇到这样那样的事我应该怎么办。其实我已经有了想法有了答案。只不过我想告诉我的母亲,让她觉得被需要。只有被需要了,才会觉得有价值。因为爱,所以需要,因为需要,我更爱她了。


有次和母亲约好了回家吃饭,母亲早早买好了我爱吃的食物。不凑巧那天我收治了一名怀疑是病毒性肺炎的患者,第二天也很不凑巧的感冒,声音嘶哑,像与人用力撕扯后的失声。没敢回家怕传染给他们,也没敢与母亲打电话让她知道我的声音。于是给母亲发信息“妈,这次我不回家了,突然有事情,不要给我打电话,太忙了也没空接。”能想象出母亲在手机那头有多失望,看着冰箱满满当当我喜欢的食物。母亲回复“好,照顾好自己。”



Part.3
感悟

我在以前的文章里写过“如果有来生,父母不该成为我们的父母,我们也不该成为他的孩子,我们应该成为情侣,这样谁对谁的爱就不会亏欠。”爱情,友情的关系可以要求对等,可以同样的给予与回报。而亲情,却是奢求来的,还不起的。

你和你的父母不是萍水相逢,是血脉相连,是父母怕你外面受委屈偷偷藏在你行李箱的钱,是不论你多晚回家都为你亮着的那盏橙黄色的灯,是车站台上的翘首以盼,还有永远的那个张开等待你的怀抱。

即使再忙,有空就常回家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