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专栏

我嫁给了男护士

文章来源:中华现代护理杂志 作者:白钰 编辑: 发布时间:2019-01-18

起初我与他相恋时,很多人都对男护士这个职业不理解。女孩子做护士是一个在他人眼中安定、高薪的工作,世人对男孩子做这份工作有太多的歧视,他们殊不知护理行业未来的发展多需要男性的加入。


世事没有绝对,只有适合与否,在医院工作时间长了,生死离别很难走进内心,老人死后家人之间的争权夺利才是最为揪心。看惯了这些,我明白了死亡是最需要被学习和认识的内容,所以我总默默的想着生一个孩子就好,找一个合适的、在一起舒适的人共度一生便好。






他比我大了4岁,对于女孩子来说寻找伴侣相差最合适的年龄,我时常开玩笑的说他是一个30岁的老男人。他说话总是温温柔柔的,深得患者的喜爱,在没有正式回科室前,我对他的认知也只是从实习学生和轮转的同事描述中探得一二。


后来我被分在了他的组,一起并肩作战让我们更加熟悉。


记得一次抢救,全程我们无言但也都倾尽全力,所有的配合可以说是天衣无逢,那时只是相信彼此的操作技术过硬,一组班下来疲惫不堪。






我喜爱北京的胡同,走进了它,你在其中不停的寻找那条终归的出路。一次我带着他穿梭了东西两城区所熟知的胡同,停停走走,他编了一个花冠给我戴在了头上,我想那次应该是我们感情的升华。平时只看见了他扎针,不曾想过会做这样的事。


再后来工作的需要我被调到监护室,可能距离的美感让我们彼此更加怀念当初一起嬉笑打闹的日子。


饮食、作息的不规律,让医务工作者患病几率加大,往往医不治已,他病了找了主任看,建议他做肠镜。那一次我感觉到了男人的脆弱,生怕会有什么不可预知的疾病找上他,焦虑不安统统体现。


在做肠镜的前一天约我吃了饭,问了我近况像是在安排没他以后我余生该怎么办一样,一种生离死别的感觉油然而生,结果肠镜没有任何事。


可能经历过生死的人思想都会有一些改变,余后几天他每天晚上都会约我在护城河边转一转,我知道有些话该说一说了。


终于抓住我的手,告诉我说既然在一起了,以后就好好的,没有表白没有惊喜,也容不得我不同意。莫名的就成为了情侣,原来温柔只是在掩盖他的霸道。






对待同事,对待朋友,他是一个好人,在我们热恋时,可以为了替别人的一个夜班而背弃约定好久的事。


后来我也懂得了他是一个不喜拒绝别人的性格,为这事也争吵过。我的性格倔强,容不得一丝看不惯的事,他就像一团棉花一拳一坑,任我百般吵闹,也不会有任何回应。只有等我自行消气,拽着我去吃我喜欢的东西,有时真的是哭笑不得。


我一直贫血,查出有一个较大的肌瘤需要手术治疗,手术当天,我还笑嘻嘻的走进了手术室。我只记得手术室很冷,再有便是几张熟悉的面孔,全麻后我的脑子里一直的画面就是在不停的游泳,游到了岸边麻醉师叫醒了我,疼痛阵阵涌来。


后来知道有人问过他这个手术可能造成不育,想好以后怎么办了吗,他说生不生孩子无所谓。就是这句话让我萌生了与他私定终身的念头。


现在的我们结了婚,有了一个可爱的孩子,他给了我一种踏实、舒服的感觉,正是我想要的。而工作时的温柔认真,对待大是大非的凛然,抉择时的果敢,都是我切实感受到的,但是一个人更多的内在只能独享,我想看到他更多。


好好的生活是使命,我们彼此都是有使命庇佑的人,未来的道路会越来越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