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专栏

当我离开,愿爱留下

文章来源:中华现代护理杂志 作者:空调 编辑: 发布时间:2018-12-26

冬寒料峭,总有一些生命,在不知不觉的时间中悄然落幕。


周日在家,九点十二分,接到科室打来的电话:“护长,40床的老周走了……”。虽然早已知道了这个无法避免的结局,但还是觉得这一刻来得好快。


星期四,老周告诉我已经同红十字会联系要进行遗体捐赠。


星期五,红十字会的同志到科里来办理遗体捐赠手续。


不想,仅过了一天,老周就走了,在他把一切安排地妥妥当当之后……


记得当时我问他:“为何会有这个想法?”羸弱的老周笑着对我说:“我是一名中共党员,我是唯物主义者”。那一刻,在场的每一个人都为之动容。照顾他的床位护士晓彦姐说:“他真是一个思想高尚的人!”


老周是科室的老病人,胃癌晚期,有一份体面而高收入的工作,53岁的年纪是家里绝对的顶梁柱。我们的医患关系很融洽,每一次入院,他都会到面前跟我打招呼:“护士长,我又来了”。


在每一个人面前,他总是面带笑容、彬彬有礼、客气而友善。即便是这一次住院,情况越来越不乐观,全身插满了管子,他依然是那么坚强而从容。他总说,你们尽力了,我只要配合好你们就行了。每一次的治疗,每一次的翻身,每一次更换舒适的位置等等,他都不忘表达谢意,说又给大家添麻烦了。


人,有时候坚强的不可思议,我一直佩服他,小小的身板,竟蕴含着巨大的能量……


每一天,我总惦念着到病床边看看他。十多天前的一个傍晚,在老周床边,我们聊了很久。老周第一次问我:“我这个样子还要多久,会好么?”他让我跟他说实话,还跟我聊起了安乐死。旁边一直照顾他的妻子一听这话,眼睛一下就红了,默默在流泪。看得出来其实他很痛苦,哪怕是这样一个坚强的人。


我知道,前几天他已经找人在病房办理了公司股份转让手续。关于病情,他其实早已明白。


记得当时我回答他:“就目前这个状态,您已经接受了吗?”


“您还有什么需要我们还有家人做的吗?”


“我们如何做会让您更舒服呢?”


以往这个时候,面对病人,我常常不知道该如何应对,如何安慰,而这一次我尝试着和老周直面讨论,尽管表达的很含蓄,但我相信他已明了。


末了,他说:“不好意思,耽误你下班了。”


老周,就是这样一个病友,哪怕医学在这个时候是如此的束手无策,也让你想要帮助他更多……


挂了电话,匆忙往医院赶,在中山门路边找到一家鲜花店,我说是给一位逝者送花。看满屋鲜花靓丽,让人幸福感爆棚。这样的赏心悦目,我表达了无比羡慕的心情,羡慕这样一个传递温暖、充满阳光的职业,尤其在此刻此时。店里埋头帮我扎花的女生看我穿一件白大褂,回答我:“我还羡慕你们呢,挽救生命!”


学医之前,觉得医学无所不能,进入临床之后,觉得无奈无助更多。有时是治愈,常常是帮助,总是去安慰,对于医者而言,这句话真是既神圣,又质朴。


赶到医院后,老周爱人见到我的第一句就是:“护士长,我们老周走得很安详,没有痛苦,谢谢你们。”


告别仪式很安静很简单,红十字会的工作人员已经在场了。有数据显示:在欧美国家,一般民众自愿将遗体捐献给医疗事业的人数占到40%,而在我国仅为0.01%,而在这0.01%里,最终实现捐献的只有4%至20%。红十字会的工作人员告诉我,在江苏,南京的遗体捐献登记者万人,捐献成功者1900多人,而在常州登记者千人,完成捐献者不足百人。


殡仪馆的灵车来了,和家属一起送别了老周最后一程。老周的亲家母抱着四岁的孙女也在送别的队伍中,孩子太小,天真无邪的笑脸洋溢,听着外婆在耳边说:“爷爷做了一件伟大的事情!”


生命,需要尊重;死亡,同样也需要尊重。正是老周对待生命的大爱与超脱,家属的尊重与善念,才成全了今天圆满而感人的一幕。


大爱是一种境界与修为,致敬老周!致敬这些平凡而高尚的遗体捐献者!


当我离开,愿爱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