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专栏

你的眸光载进了我的灵魂深处

文章来源:中华现代护理杂志 作者:望然 编辑: 发布时间:2018-12-05

               

跨过山的苍茫,水的柔情;踏过天路的奇险,山巅的云彩;越过雪的妩媚,格桑花的娇艳;唯独不敢品读你灿若晨曦,宛若星辰的眸子。那是怎样的一双眸子装载在我的灵魂深处......



 一袭白衣,正襟危坐,耳边传来听不懂的藏语,偶有音译不懂的名字,握笔的手不由得紧了又紧。午后两点头顶的烈阳又燃了几分,脸火辣辣的疼,义诊还在持续,录信息、测量血压、测血糖、采血......


人群渐散,小憩。你来了,像只准备起舞的蝴蝶,怯怯地、羞羞地、眸子里满是探究又带点防备......许是你看出了我的紧张?许是我晒红的脸让你好奇?许是我的白衣让你畏惧?左边、右边、前面、后面绕着圈儿上下打量,不远不近。莫名的,突然我就笑了。

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呢?你终于停了,扑闪着大眼睛,清澈的眸子满是疑惑?我更开怀了,忘记你听不懂我说话。细细打量,圆圆的小脸蛋有高原独有的红,微微凸出的前额渗出细小的汗珠,月牙般的眉毛下有双会说话的眼睛,黑宝石的大眼珠,定神时如清水,闪动时像星星,小巧的鼻子......像落入凡尘的精灵!可......脏脏的小脸,黑黑的小手,不见本色的衣着.....


突然想念我的小宝贝,你和她差不多大吧?三岁吗?背包里还藏着我临行前在她手里夺走的一颗棒棒糖呢。心中一动,赶紧翻出来,我看见你眼里的光彩一闪而过。


给你!我把棒棒糖递到了你面前,你羞涩的拿了过去,紧紧的握在手里,小模样可爱极了!我差点笑出声音!阿姨帮你剥开好不好?我伸手做了一个撕开糖果的动作,你看看我又看看糖,撰着糖的小手将伸未伸。是不敢吃吗?我想说:放心,阿姨不是坏人。


转瞬,乌云密布,大雨将至。你走了,在阴翳下煽动欢快的翅膀,我望见了你:怀里抱着、背上背着、左手牵着小孩的你。小蝴蝶就停在你面前,看着手上紧撰的糖果,审视的目光在弟弟妹妹的脸上一一扫过,最后望着你松开了手,略显迟疑的把糖果递给了你。


你是她的谁?母亲吗?心中突的忐忑,会责备我吗?要知道在绵阳,陌生人给宝贝东西吃,是会被怀疑别有居心的。我暗责自己的莽撞,却看见你感激一笑,小心翼翼的取出糖果,动作轻柔而又仔细。


你喂给了手上抱着的小孩;背上背着的小孩;牵着你手的小孩;你给了小蝴蝶......小蝴蝶兴奋的舞动着拿糖的小手向我望来,眉眼弯弯,灼灼生辉的眸子:灿若晨曦,宛若星辰!孩子们带着满足的笑渴求的望着你,你望向我......


那是怎样的一双眸子?浑浊中写满混沌,布满沧桑。那又是怎样的眸光:信任?感激?期许?困顿?迷惑?......这是怎样撼人心扉、让人哑然的一幕!四个孩子,一个棒棒糖!我猛然惊觉你的名字刚在我笔下划过,24岁!单亲妈妈!虽在来时的路上我已耳闻这个村有51个单亲妈妈,纵感悲凉,可此情此景,眼角依然有了湿润.....

  



 “两袖寒风半边窗 瓦灯浊影残恒壁 山巅黑幕深邃夜 毛头瞳颜皎洁月”夜幕低垂,总是在你“灿若晨曦,宛若星辰”的眸子里醒来,辗转反侧。医,仁术也.仁人君子,必笃于情.清·喻昌《医门法律·问病论》。医者扶贫是一门科学也是一门艺术,授的是技术,扶的是人心,攻坚倘若不扶志,脱困依然空断肠......




耳畔仿佛传来那天回程的歌“我们哭了 我们笑着 我们抬头望天空 星星还亮着几颗......因为我刚好遇见你 留下足迹才美丽......”眼前还是回程的景:苍翠雪松,溪水柔冰,半山居雾,寥寥炊烟......壤塘行,遇见你,在绵阳的街道,请,给我一颗棒棒糖............细水涓流生生不息。




注:以上图片均为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