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专栏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文章来源:中华现代护理杂志 作者:燕尾无声 编辑: 发布时间:2018-11-21

这个深秋,碰上了难得的晴好天气,阳光慷慨地洒进了七楼,男子陪着女子,两人沐浴着金色的阳光,倾听夏主任查房,享受着难得的安宁一刻,淡淡的微笑浮现在男子脸上。


是啊,总算,一日好过一日。


01

那一天下班前,工人推着平车进了病房,呼拉拉,忽然来了一群人,不甚宽敞的病房更显狭窄,我没分清谁是主要陪护,只瞥见平车上躺着一个戴着颈托的女子和一个瘦削的中年男子跑进跑出。


第二天我上责班,再进病房时,床前便只剩下那名中年男子。


“我能看看背部吗?”我询问男子,这是卧床病人每班必看的内容:皮肤状况评估,重点评估臀部,那是压疮的高发部位。


男子熟练地垫好毛巾,顺手扣好了白色的颈托。女子做了手术,翻身需要保护颈椎,整个脊柱必须成一条直线,也就是“轴线翻身”,否则容易造成再损伤。


男子一只手托着女子颈部,另一只手放在腰部,我准备助他一臂之力,还没来得及伸出手,男子却轻巧地翻好了。


女子背上看不到一点红色压痕,我摸了摸皮肤,干干的,护理的很好,我在心中赞叹男子,卧床病人皮肤潮湿很容易生压疮。


02


女子骼骨上,有一长约5cm左右的伤口。


“这怎么做了手术啊?”我擦拭完伤口,小心翼翼盖上纱布。


“医生说做颈椎手术取骨头了。”


女子下颌处还有一大约5cm左右的伤口,原来做了“切开复位钢板螺钉内固定术”。术后十余天回到县医院治疗。


男子叹了口气:“我们两个孩子,好不容易一个孩子大学毕业,她却踫上这件事,砍树时树倒了,人就成了这样,跟着我,真是让她受罪了。”


这是一名不完全性脊髓损伤的女子,她叫李进,男子叫虞祝轩,夫妻。


我安慰了几句,护士长罗姐过来了:“燕子,20床的饮水计划定好了,你关注下哦。”


饮水计划是为李进的间歇性导尿做准备的,目的是避免膀胱因不能排尿而过度膨胀,从而损伤其功能。


我接过饮水计划,贴在20床墙上,男子凑过来:“是按这个喝水吗,不过一次400ml她不会喝,要吐出来的。”


“那就一次少喝点,早餐后的400ml分几次喝完。”


“她吃得太少,所以也喝不进,我尽量按计划来,谢谢你们啊!”


“白天晚上都是你,夜间翻身多长一次啊,你扛得住吗?”


“晚上1个多小时就得翻一次,不然这半边身子疼得受不了。”一直不作声的女子幽幽插话。”


“还好,晚上还有姑娘在。”


聊着天,罗护又给男子讲述了为何要做饮水计划以及未来的间歇式导尿,还问了大便情况,男子掏出个小本本记录。“是这样揉吗?”他用罗护教的手法,双手重叠,从右下腹开始,顺着结肠方向,逆时针一圈圈给妻子按摩腹部。“真细心”,我在心中再次赞叹!


再后来,姑娘上班去了,便只余下了男子一个人。


渐渐地,在治疗师帮助下,李进能戴着支具站立会儿了,活动范围从病床上到了治疗区、走廊...活动量大了,吃的多了,也能喝进水了。



03


意外的事情发生了,小丽发现了留置尿管的尿液颜色发生了改变,清亮淡黄变成淡绿,引流袋中出现了絮状物沉淀,医生开了医嘱做尿培养。


“耐碳青霉烯类肠杆菌科细菌(CRE)感染。”我们接到了检验科的危急值报告。


床边隔离,手卫生,医疗垃圾管理,调用对症抗生素...医生护士忙开了,我拨了宜昌市一医康复科杨护的电话,做了个简单的远程护理会诊。


男子还是一如既往,默默地给妻子擦洗、打饭、倒小便、记尿量。


一周后,尿常规及尿培养结果均正常,警报解除。

接下来,拔除导尿管。好运终于眷顾了这一对夫妻。


膀胱残余尿量及尿动力学检查均正常,病人能自行解小便,从一次只有100ml到200ml甚至300ml,她闯过了神经源性膀胱这一关。


神经源性膀胱是脊髓损伤患者常见的临床并发症,一旦出现,需采用间歇导尿和膀胱功能训练改善患者小便情况。



两个多月,印象里,男子始终是那么不紧不慢,不愠不火。他们的话不多,却让整个病房显得那样温馨。所有医护的嘱托他都牢牢记在心里,从不用我们操心,将女子的方方面面照顾的很好。看到他们,我好像对“爱情”有了更深的理解。


“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寒暑。”


病房里有人出院,有人入院。我祝愿像20床李进这样长相守、共患难的夫妻早日康复,也祝愿他们能有无数个相濡以沫的寒来暑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