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栏目

平行病例的三要素,你知道吗?

文章来源:中华现代护理杂志 作者:李春 编辑: 发布时间:2018-07-07


 李春,主任护师,中国石油中心医院院长助理、中国叙事护理开拓者、系统式家庭治疗师、美国汉弗莱学者、国际护士、美国注册护士。

各位朋友大家好,今天我们来讲一下叙事医学当中的平行病例。

叙事护理24
来自中华现代护理杂志
00:0006:29
 
叙事医学当中的平行病例讲的是书写,非常关注文本。在这个文本当中,它很关注一个细节叫做细读,实际上是在医生书写影子病例的时候通过文本的书写更加懂得患者的真实遭遇。也通过这个文本的细读,去审视自己在临床当中的心路历程。

平行病例的三个重要的元素就是关注、再现和行动。关注就是关注那些情节,再现当时那个患病的情境,能够采取正确合理的行动。

我们做叙事护理呢,实际上强调的是叙说,强调的是倾听和讲述。

我们知道,护士在临床有太多的表格要填写,有太多的记录要写,所以我们不强调也不要求他们去进行书写。
 
在国内,已经有一些研究院和医院对叙事医学感兴趣。

我这儿有一张图。


 


 在2016年2月24号,北京大学医学人文研究院召开了叙事医学的座谈会。

他的标题是“叙事医学感受37℃的爱”,那应该是非常温暖的一种感觉啊,37℃嘛,比我们正常人的体温高一点点。

他这个题记写的特别好,“科技与人文是医学的两支翅膀,只有比翼,才能齐飞”。
 
我们知道一个人生病,有病的部分,还有心灵的痛的部分。

科学是用来解决身体的病的部分,叙事护理或者叙事医学解决的是心灵的痛的部分。

我一直在讲叙事护理并不是说这个护理的质量和护理的技术不重要,这个质量和技术是救命的。技术和人文真的不能偏向任何一方。

我在做叙事护理的过程当中,经常会被问到这样的问题,而且很多是高学历的博士生啊、研究生啊,问“李老师,您做叙事护理,我想做科研,您说我们怎么把这个叙事护理做一个质性研究啊”。

那其实问的人是刚刚接触叙事护理,他还没有真正的开始做。

我就想说,你到临床先做上三五年,等你知道他是怎么回事的时候你再去做质性的研究。

我在这里也讲讲我个人对于科研的看法和态度。

我觉得科研是非常好的一件事情,这个事情要进步是离不开科研的,但是就我个人的这种个性的特征来讲,我跟科研似乎是不在同一个频道上。

我对于人跟人相处,对于叙事性更感兴趣,我对于数字、图表、号码等不太感兴趣。

其实我在想,一个人的心理体验和感受,是很难用数据和图表的形式表达清楚的。就比方说,一个馅饼它好吃,你怎么可以用数据和图表的形式说明好吃的程度呢。

那么说,在做叙事护理过程当中,当一个患者他的内心里感觉舒适和温暖的时候,你如何用数字和图表和科研来去表明和说明那种体验呢。

我个人认为,科研要起源于临床实践,他同时还要返还给临床,造诣于临床,在病人和医务人员身上要产生出价值和意义。如果不能返回临床,不能在医务人员和患者身上产生价值和意义的话,那我个人觉得那是一种浪费。

在医疗界其实存在一种普遍的现象就是很多人在拼命的写文章、做科研、去发表SCI等等,那评完职称后就不再看书了,也不再做科研了,也不再写文章了。至于这个科研的质量,我想大家都了然于心,不需要我在这谈。

其实,我的研究生毕业论文,我做叙事护理,后来出书,我都是自费在做这些事情。

做叙事、出书等方面,我会保持严谨认真的态度,因为花的是自己的钱,我不会自己糊弄自己。

我想这个就是我对于科研的态度。所以如果以后有朋友对科研感兴趣,有疑问的话,其实我是没法回答大家的,因为我确实没办法提供指导。但不代表它不重要。


 如需转载,请标注“中华现代护理杂志”微信公众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