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专栏

我的“援藏”护理之旅,这不是一个人的朝圣……

文章来源:中华现代护理杂志 作者:瘦外 编辑: 发布时间:2018-06-28

此生可以去一个地方,必定是冥冥之中天意的安排。你可以说这是我第一次去西藏,佛却说五百年前,我曾是这里高原上展翅高飞的雄鹰。


说起到西藏工作,这确实是我人生中的一个“意外”。

当时因报考省内医院失败的我心情十分沮丧,偶然在导员口中得知西藏人才引进这个消息,一个念头就产生了——“我要去西藏”。

或许是因为年轻,容易冲动又比较固执。总之,完全不顾家人的反对、朋友们的担忧,毅然地报了名踏上了进藏之路。


西藏,对于没有亲身了解过它的人来说总是充满着神秘与传说。在大多数人的印象里,包括原来的我在内,都认为西藏是一个民风彪悍、贫穷落后、住的是石屋、一言不合操起藏刀就“血拼”的地方。

可能往前数个十几年西藏确实这样,然而时至今日西藏虽然并没完全摆脱“穷帽子”,但是经济、教育等也在飞速发展。

在西藏拉萨我看到了耸立的高楼、也看到了车水马龙的街道、繁华热闹的商业街和现代化的医院与学校,一派不同于固有思维的景象。

这里很稳定、很安全、正发展、人很好。

后来经过一系列的考核、培训,最终我和其他一些人被分到了西藏那曲市下属县,这是一个距离首府拉萨有六百多公里的偏远县城。还未进入县城首先看到的就是四周连绵不断的高山,山光秃秃的没有一棵树,只有一层薄薄的草在地上“苟延残喘”。很快进入了县城,到达了政府,在人社局里办理了入职手续,然后我和其他援藏人员被安排休息。


在这个海拔4300米左右的县城里,高原反应是明显加重的,胸闷气短。有的援藏人员还出现了恶心、呕吐、头晕的症状。那一刻真的很想家、很后悔也很迷茫,可总归是自己的决定,咬牙也要坚持下去。

经过几天休息调整,身体渐渐适应了高原环境,心态也平和许多,我的工作也要开始了。

我工作的地方是县人民医院,一进医院这里的医疗环境、仪器设备以及人员技术都让我目瞪口呆。真的很难想到,一个县级医院竟然连内地的乡镇医院都不能比。医院尚处在未定级状态,全院加临时工只有53人,临床只能大体分为内、外、妇、儿四个科室,而且医院尚未能安装医院管理系统,所以无论是挂号单还是医生处方、还是药费核算统统都是手写单据、人工面对面对账本核算。


我学的专业是护理,但由于医院需要工作调整,我先后在医院的挂号室和医务科工作,虽然没下临床却也和临床工作紧密相连,同时也让我更全面的了解了我的工作和所在医院情况。

在医务科工作时,我接触到很多人员信息、资料。很难想象这里的一些医生、护士工作多年竟然没有资格注册过,类似于旧时的“赤脚医生”,在内地医疗环境这么严峻、医患关系这么紧张的时期,而这里医生护士没有执业证却依然工作多年,然而没有一例医疗纠纷发生,实在让人惊叹。

了解了一下像这种“无证上岗”的行为在藏区比较普遍,尤其是乡镇医院和村医,因为太需要所以很无奈。

纵使如此,我还是想说虽然医院尚有很多不足,但是并不影响它在人民心中的位置。因为这里每一名医护人员都兢兢业业的工作,都有着过硬的技术也没什么职务高低的分别。


工作了二十余年的院长还是和其他医生一样每天一大早就坐在诊室里等待前来看病的病人;花两块钱的挂号费病人就可以找院长、主任等其他让他们信任的医生诊疗。

藏民懂得感恩,时常会有人带着水果、哈达来感谢他们的主治医生,比起内地这边的医患关系确实和谐许多。

时间过的很快,一转眼一年都快过去了,刚进西藏时的情景却还历历在目。虽然这里的高原反应很可怕,自然环境恶劣。但是民风很淳朴。

或许西藏不能净化心灵,但这里的天空确实很蓝,漫山遍野的牦牛也会让你真正的爱上这片土地。西藏真的在努力发展,努力发展着本区的医疗卫生水平,但它真的很需要帮助,真的很希望内地的同仁们前来助西藏“一臂之力”,帮助这里的人们摆脱伤病、重获健康。


文章转载自九零后男护士
转载已获授权
如需转载,请标注“中华现代护理杂志”微信公众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