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栏目

这几点认知不同,也是引发医患矛盾的原因!

文章来源:中华现代护理杂志 作者:李春 编辑: 发布时间:2018-06-20
李春,主任护师,中国石油中心医院院长助理、中国叙事护理开拓者、系统式家庭治疗师、美国汉弗莱学者、国际护士、美国注册护士。

上一节,我们提到:医患在四个框架上的理解不同导致他们相互理解的难度。

第一个是对死亡的认识;第二个是对发病的情境;第三个是对病因的认识;第四个是对羞耻责备和恐惧等情感的认识不同。

23叙事护理
来自中华现代护理杂志
00:0006:35

今天,我们来讲第三点和第四点。

第三点是对病因认识的不同。

什么能导致疾病,什么能治好疾病,这些信念和想法深深的根植在文化宗教和家庭当中。医生和患者之间对病因不同的理解也是根深蒂固的,也是很难调和的。

对于疾病起因的理解不同甚至相互矛盾。这常导致医患之间的分歧,甚至引发矛盾。

比方说,医生坚信是病毒和基因异常引发了关节细胞自身免疫的反应,而引发内风湿性关节炎的症状;可是患者,他却坚信他手的疼痛是由于长年累月干家务活引起的。

西方医学的医生认为癫痫发作是由于脑神经组织当中异常放电导致的,而一个苗族的小女孩的父母可能就认为孩子的癫痫发作是因为他祖先的灵魂没有得到安宁。

医生对于疾病的解释要适用于每个人,医生强调的是普遍性、共性和科学性。那一个发现、一个理论、一个治疗方法,他在临床应用有效果,就必须能够普遍的适用。

可是患者,他强调的是他的独特性、他的个性,以及他个人的叙事。患者认为,适用于自己的疾病解释反而是更有价值的。

我们可以看到,对病因的理解就是医生在一个维度里面,患者在一个维度里面。医生,强调的是科学性,患者强调的是叙事性。

接下来,我们来讲对于羞愧、责备和恐惧等情感的理解的不同。

我们看,当患者生病的时候,往往就涉及到患者身体内运行的很多内部的活动,他要讲出来。比方说,他讲他肠道的活动,他讲他排气的规律,他要讲他的性生活等等。这个本身会引发患者的尴尬和羞耻感。那么,医生去倾听这些很隐私的行为的时候,也会勾起他内心的羞耻感和尴尬的感觉。

我们接下来说负罪感。

其实,负罪感在患者和医务工作者的工作和生活中很容易出现。对于患者来说,他生病了,但他很难相信这种疾病是一种不公平的随机事件。

患者更容易接受的是到底他做错了什么导致疾病的产生。那么,当他去探索这个疾病是因为自己做错了什么的时候,他就会产生自责。

医护人员,实际他们都生活在负罪感当中。我们知道,医务工作者的负罪感其实也是个人行为的强有力的助推器,他高度成熟的个体责任感就是他的支柱。

一旦在医学事件中的错误不可避免的发生的时候,我们必须要面对这个负罪感带来的这种巨大的痛苦。

现在,很多的医务工作者和患者都希望对医学错误宽恕,能够使我们在讨论医学错误的时候更加开放。这个不但对患者是有利的,而且对于因为负罪感而去隐藏错误保持沉默,并且因此而备受煎熬的这些医务人员来说其实是更有利的。

我们再来说一下责备。

患者因为医疗当中的一些困惑去责备医护人员的时候,就会导致医护人员产生防御性的行为。同时,他也对患者充满了怀疑和困惑。

还有,就是恐惧的情感。

医生会因为患者的痛苦而痛苦,这些情感的痛苦其实是最令人动容的证据。但是出于职业的原因,他们要努力的去回避这个痛苦,让自己能够做出客观公正的判断。

我们说,当这个患者患病的时候,尤其是患病面临死亡的时候,患者本身也有深深的恐惧。最能够把医生和患者隔离的情感就是恐惧,患者的恐惧也会勾起医生的恐惧,这个我们在前边已经说过了。

大家看,在情感这个过程当中,羞耻感也好,责备也好,恐惧也好,自责也好,实际上医生和患者同时经历着。

但是,他们痛着各自的痛,做着平行的游戏,有着平行的痛苦。

如需转载,请标注“中华现代护理杂志”微信公众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