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栏目

医患之间相互理解,难在哪里?

文章来源:中华现代护理杂志 作者:李春 编辑: 发布时间:2018-06-14
李春,主任护师,中国石油中心医院院长助理、中国叙事护理开拓者、系统式家庭治疗师、美国汉弗莱学者、国际护士、美国注册护士。

各位朋友大家好,今天我们继续来讲主体间相遇的这种困难,实际上也就是医患之间相互理解的难度。

22叙事护理
来自中华现代护理杂志
00:0005:00

在叙事医学尊重疾病的故事当中,利达卡伦曾经讲到说,因为医护人员在四个框架上的理解不同所以导致他们相互理解的难度。

第一个是对死亡的认识;第二个是对发病的情境;第三个是对病因的认识;第四个是对羞耻责备和恐惧等情感的认识不同。

首先,我们来讲一下对于死亡的认识。我们看,医护人员实际上几乎都是唯物主义者,“我们每个人都要死”就是埋入我们心中的一个信念。这是因为在临床,医护人员见证了太多的死亡,所以对死亡本身就会产生情感上的免疫。这种免疫,其实本身也是职业对他们的要求。

我们很难想象,一个面对着死亡患者而哭哭啼啼的医生能够对患者的病情做出客观公正的判断。

医护人员也会害怕患者的死亡是由于他们工作的错误、疏忽被动造成的。再有,死亡的焦虑是伴随着每一个人从出生到死亡的过程的。

那么,当医护人员面对着患者死亡的时候,如果他卷入太深,患者的死亡会勾起医护人员自身对于死亡的焦虑和恐惧。所以,他们往往会采用这种情感隔离的方式来避免自身引发的这种恐惧和焦虑。

接下来,我们说一下患者。患者面对的是他自己的死亡,他知道这个是无法回避的。但是,死亡是没有任何经验可以借鉴的。每一个人面对着自身的死亡的时候,死亡又是各不相同的。死亡隔绝的不仅仅是患者和医护人员,死亡还隔绝了所有的患者和健康的人,也隔绝了活着的自己和将要死亡的自己,这是对于死亡的认识不同。

第二个,对于发病情境的认识不同。

我们都知道,任何一个现象,我们必须把它放置到现象发生的情境当中,才能够得以理解。

医护人员的直觉,就是把复杂的问题简单化。我们是有统一程序和制式的。而患者的直觉,是把简单的问题复杂化。

比方说,一个腹痛的患者,他会说几十年前,他第一次吃年糕的时候因为吃多了年糕那一刻产生的感觉就跟此时此刻腹痛所产生的感觉相同。

那好,一方面是简单化的要求,另一方面是复杂化的要求,这儿就会产生冲突。

我们手里拿到了一份入院患者的护理评估单。护理评估单里面有一般资料包括姓名、年龄、床号、职业、文化、婚姻状态、入院时候的状态等;我们还会有护理的评估,包括意识、语言能力、视力、口腔黏膜、皮肤、排泄的情况、舒适程度、心理状态、家属的态度、自理能力、生活习惯、既往史、过敏史、跌倒坠床风险的评估。

另外包括医疗费用、入院宣教等。

我们还会有压疮评估的评分,还会有跌倒坠床的这样一个量化性的评分。

我们知道,当患者入院的时候,护士去进行入院评估,护士会经常打断患者的思路,把他拉回到我们入院评估的程序上来,这就是他们之间的冲突所在。

如需转载,请标注“中华现代护理杂志”微信公众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