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护理视角

护理视角

哪些小事让你觉得,“护士”是世界上最温暖的职业

文章来源:中华现代护理杂志 作者:贾卫 编辑: 发布时间:2018-04-23
人们常把护士比喻成“天使”,是爱与美的化身。南丁格尔也曾说,护理是熟练技术的手,是爱与温暖的心。这是何等的赞誉!一直很荣幸选择了“护理”这个神圣的职业。实习一年,我真切地认识了人的“生、老、病、死”,感受了病人的病痛、焦虑、绝望,也努力帮助他们重建希望。

对于病人来说,护士是“帮助者”、“指导者”,更是“合作者”。我们和病人并肩作战,驱逐病痛,寻回健康。在与疾病的博弈中,我们温暖着病人,同时自己也收获着感动。

这些小小的温暖和感动,让我更加坚定自己的职业选择,亦让我觉得,“护理”是值得为之奋斗终生的、最温暖的事业。

乐乐,祝你永远健康快乐

乐乐是一个两岁左右的宝贝,说话支支吾吾,特别可爱。她因肠梗阻下午时住进来,一直在禁食水、补液、观察,我们晚上夜班,照顾她。因为不舒服,她一直很焦虑,不睡觉,爸爸妈妈轮流哄她。我们也每小时巡房一次,持续关注她的情况。

两点钟巡房时,乐乐爸爸告诉我们,半小时前乐乐吐了,并把吐出来的内容物拿给我们看。了解完病情后,我无意间问了一句,怎么吐的时候没叫我们?乐乐爸爸说,太晚了,你们来得很勤,就不想再按铃打扰你们,我特意把吐出来的东西留着,等着你们来时拿给你们看。

这番话让我非常感动。因为它让我知道了,病人和家属看得到我们的付出,也会替我们着想,所以夜班再累都是值得的。

后来,我们鼓励乐乐家长积极寻找医护人员的帮助,以免耽误治疗……再后来,乐乐还是做了手术,在医院住了好久,宝贝很坚强。至今,我依然记得 “乐乐”名字的由来,爸爸妈妈只希望她一生健康快乐,所以取名“乐乐”!

早日康复,麻花辫大姐

罗大姐,四十出头,诊断是乳腺癌。她心态很平稳,能够积极配合治疗,但总是担心上小学的儿子。手术前,罗大姐总是偷偷外出,去陪儿子;手术后,每天定点儿给儿子打电话。

罗大姐爸妈、公婆都不在身边,丈夫要工作、又要照顾儿子,所以没有人来医院照顾罗大姐。乳腺癌术后,穿衣洗漱都很不方便。每次我和老师上班,我都会抽时间帮她把头梳一梳,编成个麻花辫,偶尔帮她洗一洗头发、打一打热水……她羞于接受这些帮助,我一再告诉她,没关系,这是我们应该的!

她的软肋是儿子,盔甲也是儿子。是儿子给了她积极面对疾病的勇气,给了她一定要活下去的信念。所以每次与她聊天,都有意无意地提起她儿子,然后她会神采奕奕地告诉我,儿子数学又考了班级第一,儿子怎么鼓励她积极治疗……此时的她,幸福而又坚强。

很快,罗大姐就出院了。但每每想到梳着麻花辫、优雅地炫耀儿子的罗大姐,我就有种莫名的成就感。对罗大姐的照护,让我明白了要用智慧去“关怀”、要用责任心将基础护理落到实处。把病人照护好,我们也会非常快乐!

特别“东北”的高阿姨

高阿姨因糖尿病需要“调糖”入院,东北人,退休前是列车乘务员,性格开朗,很快成了病区的开心果。

开始时,高阿姨不愿吃糖尿病餐,后来血糖居高不下,在我们的一再建议下,她才接受。有天中午,高阿姨在护士站前踱步,我问候她,吃过饭没?高阿姨答:这不嘛,等着我那乞丐餐呢,快来了。把我们的糖尿病餐说成“乞丐餐”,真的很形象,一下把大家都逗乐了!从此,病人们都自嘲,等着吃“乞丐餐”……

高阿姨是我遇见的最配合我们工作的病人,她总是准备好饭菜、温水再叫我们过去发药,服药到口后,护士马上就可以离开;她总是餐后两小时自己跑到护士站去测血糖;她总是能按照宣教去运动……她总说,阿姨以前是列车乘务员,是服务行业,你们护士也是服务行业,我理解你们呀。你们都是为我着想,太感谢你们了,为了自己的健康,我一定按你们说得去做!

东北的高阿姨,让我感受到了病人的幽默与温暖!虽然面对疾病,大多数时候是沉重的,但偶尔的幽默会像夜空中的烟花,装点我们的工作氛围。

记忆中,ICU的晨光

在ICU实习时,夜班非常痛苦,一整晚处于战斗状态,身心俱疲。

我们医院ICU二区的东墙有一排大大的玻璃,可从那里眺望远处。每次夜班上到凌晨四、五点时,初升的太阳将细腻的晨光,透过窗户,洒进病房。然后,整个病房被橘黄的晨光笼罩,温暖细腻,如梦如幻……

每当此时,我会感觉“黑夜”带走了我所有的疲惫、沉重;而黎明携着希望向我们走来。我会庆幸自己陪伴着病人,又坚持过了一晚。晨光如此干净、温暖,生活如此美好,生命如此美好!我们应该珍惜,应该好好努力,让我们的病人能够有机会走出去、沐浴阳光。

如上,工作中遇到的种种小事让我感受到了“人性的温暖”,让我对世事有了更成熟的思考,让我决心好好在护理岗位上努力、帮助更多的病人。那么,你呢?你又遇到过哪些温暖的故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