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栏目

南丁格尔誓言不是南丁格尔写的?

文章来源:中华现代护理杂志 作者:王方星 编辑: 发布时间:2018-04-16
王方星,苏州大学医学部护理学院教师。近五年发表文章20 余篇,参编《护理人文修养》《护理人文关怀》等书。

护理工作是人类生存繁衍发展过程中的一项平凡而崇高的工作。南丁格尔女士曾说过:“护理工作是精细艺术中之最精细者。”

但你知道吗?南丁格尔誓言并不是祖师奶奶南丁格尔写的?

南丁格尔誓言不是南丁格尔写的

有本书中,这样写道:南丁格尔誓言不是南丁格尔写的,而是美国护士格瑞特(Gretter)。

1893年,她针对护士们应忠于护理职业道德的要求,组织一个委员会,她任主席,仿效希波克拉底誓言编写了“南丁格尔誓言”,在底特律一所护士学校的毕业典礼上宣读。

书中第二章还专门介绍了关于“南丁格尔”的事,依然对我们现在教科书与著作的编写有诸多借鉴意义。

南丁格尔先根据实践经验写成《医院札记》,被认为是一本对改革医院建筑前所未有的此类著作。书中强调一个医院的建筑不在于它的豪华,而首先应考虑到病人的舒适、安全、福利和卫生。翌年,才写了我们众所周知的《护理札记》,这本书1946年再版时,被后人改名为《护理的艺术》(the art of nursing),文中提到“除非你自己有病时,才会更了解病人。护士不是护理疾病而是护理病人,因此,主要是在病房中在病人的床边,才能培养出护士。”

那这些出自哪本书?又是由谁来写的呢?

这本书叫《护理发展简史》,是中国第一部护理通史,由我国第一位南丁格尔奖章获得者王琇瑛女士编写。她希望新一代护理工作者能继往开来,“不断探索和创建具有中国特色的护理学”。



王琇瑛女士毕生从事于护理工作,针对当时国内护士历史十分缺乏的现状,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和切身体会编写了这本书。她自己认为在护理工作中,“所得到的启发时常来自学习护理历史,从而了解前人为护理事业奋斗的精神和经历以勉励自己”。

王琇瑛女士还亲自撰写了《护士进行曲》,词中写到,“在平凡的岗位上,我们怀着崇高的理想,造福人类救死扶伤,谱写维护生命的篇章,带来温暖,带来力量,让生命的火花永放光芒。”

我想,老前辈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

《护理发展简史》这本书是新中国第一部较为系统的护理通史著作,以护理发展的历史作为研究对象,时间跨度上千年。

全书分为两部分:第一到第五章和第八章介绍古今中外护理工作发展概况;第六、七章是几位护理界前辈撰写的回忆录。根据我所看过的几本护理通史著作,发现王琇瑛编著的这本书确实嘉惠学林颇多,护理发展史的分期与诸多观点与论述都被后来者所继承。

另外,书中还有很多相关知识,值得我们了解与学习,分列几点:

1最早的女性护理人员是神医埃斯克雷庇(Asklepios)的两个女儿:卫生女神Hygia和Panacea,而埃斯克雷庇用的拐杖缠着一条蛇,至今仍是医学的标志。

2南丁格尔奖章每两年颁发一次,授予各国最优秀的护理工作者、助理护士和护理工作组织者。按章程规定,授奖仪式由国家元首或红十字会会长主持,并亲自颁发奖章,并要广泛宣传,以鼓励广大护理人员热爱专业。

3国际护士会(International Council of Nurses,简称ICN)的创始人是英国护士芬维克(Fenwick 1856-1947),也就是贝福德(Bedford)夫人,毕业于英国皇家医院护士学校。1887年她倡议,成立了世界第一个护士团体——英国皇家护士协会,以提高护士的教育水平,提倡护士进修教育,建立国家统一标准,注册护士学校为宗旨。

4公元前225年,印度国王阿索卡(Asoka) 在北部建立18所医院,这些医院只有男子担任护理工作。他们被雇用必须具备下列条件:心灵手巧、忠诚可靠、身心纯洁;在技术方面懂得配药、备餐、按摩肢体、搬运病人,以及管理病人的清洁卫生等。这些要求必须经过一定的训练才能胜任。这样一段关于最早的男性护理人员的叙述被后来历史通史著作所参照。

本书还邀请了老前辈撰写回忆录,是非常必要和急迫的,当时聂毓禅女士即因年事已高健康问题欠佳而未能参加撰写。

顺而言之,作者本人即是中国近代护理发展的见证者与参与者,故而书中有大量珍贵的历史资料,特别是老前辈的回忆,弥足珍贵。

我们现在还极少有专门整理出版的护理前辈口述史资料或回忆录。老一辈护理前辈走完自己的人生,却未曾留下历史记录,是十分遗憾的。以护理前辈林菊英先生为例,后人要想研究先生教育思想史或护理事功,颇有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之感。

我在台湾护理学者李选的《缅怀一代中华护理宗师——林菊英先生》一文中才得知,台湾护理人曾对林菊英先生进行口述历史采访——据称林菊英回忆了家庭背景、成长环境、护理专业工作启蒙、发展历程;如何率领中华护理学会成员确立护理专业职称,如何历经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的岁月磨砺,以及“十年动乱”后,重建护士职业管理与注册制度,建立全国整体护理协作网,推动护理模式改革与提升护理品管与积极建立学术交流关系等内容 ,并且形成了正式的《林菊英先生访谈记录》 、《陈路得先生访谈记录》 ,而这项工作可能由大陆地区的护理人来做或许更为合适。

王琇瑛认为,护理工作的历史演变与人类文明进步是息息相关的。作为护理工作者,了解人类生存的过去,认识现在,展望未来,增加对人类的爱护,珍惜生命的价值,热爱本职工作,造福于人民是很必要的。

我衷心希望通过推荐书目,能让关心护理事业发展的人们关注到中国护理发展的筚路蓝缕,并回应王琇瑛女士提及的“探索和创建中国特色的护理学”。


如需转载,请标注“中华现代护理杂志”微信公众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