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微路有你

微路有你

年还是那个年,只是他们老了

文章来源:中华现代护理杂志 作者:周武 编辑: 发布时间:2018-03-05

回忆剥落
看见小时候

小时候,
年是期盼,
是幸福。
长大了,
年是人群里的拥挤,
是天南地北的奔波,
是心里的那份执着。

都说过了正月十五,
这个年也就真的过了。
十五的月亮十六圆,
今晚也将迎来旺年第一个月圆之夜,
你此刻在哪里,
是否能与家人团圆,共赏明月呢?

夜,安静的很,只有寒风还在窗户旁肆虐着,睡在温柔的棉被里,做着白日美好的梦想。“咚”的一声家里的门开了,朦胧间,透过房门,客厅的灯“瞪”的一声亮了,接着便是各种包裹的“哗啦”声,我知道是父亲从外面的工程里回家过年了。我拖着困意叫了声“爸”,父亲许是没有听见,我便又倒下去听着父亲的声音。

父亲轻轻地走在地板上,只有一点点的声音地走到卫生间里,水龙头上放着细细流水,手里小心翼翼地把洗脚盆放在地上。多么熟悉地情景,恍惚间,又想起父亲在家晚归的那些日子。

清晨,听见母亲又在“念叨”着父亲,洗脸水滴在水池边上都是,我偷着乐,赶紧起床。刚开门,就看见父亲的背影正对着我,已经不是当初那魁梧的身影,我叫了声“爸”,父亲转过头对我笑了笑,这时我清晰地看到父亲头发白了不少,也长了,好久没理发了吧,额头爬满了岁月的艰辛,还是那双眼睛和当初父亲送我远行的眼神一样,慈祥温暖。

才发现今年父亲回家过年,年还是那个年,只是他老了。

今年的两场雪让许多老人艰难度过着这寒冷的冬日,温暖的小城没了往日的温暖。这几天,急诊抢救室病人日日爆满,我又被临时调回抢救室帮忙。

目之所及,满屋子的病人,以老年人居多,其中又以呼吸系统疾病居多。这些年迈的老人个个端坐着,眼神满是萎靡,有些呼吸急促的看着着实让人忧虑,严重的还在昏迷中连接着有创呼吸机。

他,30岁出头,看着斯斯文文,干净整洁、为人和善是我对他的第一印象,他的母亲正因为肺性脑病昏迷连着呼吸机还躺在抢救室的加床上。她的母亲瘦弱,憔悴,头发半白了头,双手红肿的厉害,他看她母亲的眼神着实让我心怜。

医生说要去ICU,他眼里旋转着泪花,声音嘶哑地告诉我们,去哪儿都行,只要医好母亲的病。正是事业上升的时候,正是一位男人顶天立地的时候,却要在此刻面对母亲疾病的煎熬,我在此刻看到了他内心的脆弱。

他,告诉我,一年在外没回来,本想着过年回来陪陪母亲,没想到母亲却倒下了,他说着说着眼泪就掉了下来。

那些在外的游子,谁不想回来看看自己的父母,有时却不能事事如愿,等有一天回来过年了,年还是那个年,只是她老了,甚至倒下了。

后来我想,我留在了父母身边,我比她们要更珍惜这份幸福。


就在昨夜,母亲突发剑突下疼痛,我走过去时,母亲强忍着疼痛,趴在床边一直呻吟着。我腹部触诊了下,可能是强烈的胃痉挛,上次盆腔术后就时有腹痛现象。

“走走走,赶快去医院!”收拾完东西,我就带着母亲去了急诊,那会已经是零点了,街道上一个人也没有。

这个冬季的夜晚是寒冷的,刚出门我不禁打了个冷颤。刚到医院,母亲半蜷着身子,疼痛比之前更强烈,我扶着母亲走向科室。我把母亲安顿上床,今天是钱医生值班,为了排除心脏原因,给母亲做了心电图,心电图是正常的,最后还是考虑胃痉挛。

注射了一支654-2,效果起初不是很明显,我站在护士吧台,看着母亲蹲在床边呕吐,心里着急得很,于是又让医生帮忙开了间苯三酚和泮托拉唑,等准备给输液时,母亲才告诉我好多了。

母亲输液的时候,我坐在母亲身边。看着那些受疾病煎熬的老人们,或许今年他们就要在医院过年,而我的母亲她是幸福的,在她眼里我就是她的保护神,在她生病的时候,我能够第一时间给予她治疗,而其他的人们或许还在苦苦等待着医生的就诊。

时光就这样过去了,人老了身体上的部件就要修修补补了,想想过年的时候并不是每个家庭都是快乐的,今年又不知道多少父母在医院度过。

小时候,年是期盼,是幸福。长大了,年是人群里的拥挤,是天南地北的奔波,还有工作的坚守。

今年即将是我工作以来的第二个过年,想想日子过的真快哈,不知不觉就这样过去了,以前总想着过年,是喜悦,如今早已沦落成劳累。年还是那个年,只是那份快乐却离我们越来越远。

我在医院看着那些照顾父母的子女,我才渐渐意识到父母在我们身边慢慢变老,在他们生病的时候,我们才是他们最大的保护神。

日子流水般走,奔波的人们总要在过年的时候回来,再忙都有一份回家的心。回来的人们啊,年还是那个年,我们不再是去享受过年的喜悦,过年成了如今的许多人们享受亲情的唯一时光。

或许,我在急诊看多了这些生离死别,也更懂得去珍惜,我是真的觉得我们的父母在变老,而有些人等你回家过年的时候,才发现他们老了。

家是一辈子解不了的馋

如需转载,请标注“中华现代护理杂志”微信公众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