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临床护理

临床护理

来自精神科的一份“平行病历”

文章来源:中华现代护理杂志 作者:护梦雅苑 编辑: 发布时间:2018-01-04


平行病历

平行病历是指在临床环节中要求医学生或年轻医师为同一位患者准备两份病历。


一份是标准的临床病历,是记录客观的、被观察的生理、病理指征。医生处在寻找病因与病理指标的客观世界,这是被观察、记录的世界。


另一份是人文平行病历,是由医师书写的患者在体验和叙述的疾苦,是病患的故事以及自我的人文观察与反应,是主观的、被叙述的人格、人性故事,隐藏在患者的疾痛故事中,包括疾病所赋予的社会、心理角色,所象征的意义,所带来的情感变化与所隐含的观念、信仰。这是患者在诉说身体和心理痛苦经历的主观世界,这是一个被体验、叙述的世界,再多的客观检查指标,也无法替代患者诉说出正在承受的心身痛苦,只有听得懂他人的疾苦故事,才能开始思考如何解除他人的苦痛。由此改变单纯的技术主义的决策态度,体恤患者的疾苦。



每名患者的背后,都有一个触动心灵的故事。可是,作为医生和护士,我们到底知道多少呢?我们是否愿意去了解、去倾听呢?如何去书写每个患者的故事,感悟患者的内心世界?


精神科二病区,这是一个特殊的科室,它是心灵的疗养所,也是受伤人的避风港湾。里面的病友,都是与精神疾病有关的患者。电影《美丽心灵》中所说:如果你突然得知你身边最重要的人,不是离开,不是死亡,而是,从来没有出现过,不知道什么是真实的。我觉得这段话就能把精神病患者的痛苦概括出来,这段话足以让我们深有所感。


宋先生,第一次见他是在交班的早上,瘦骨嶙峋的,脸上、手上还有刚结痂的疤,看上去就让人心生怜悯。他给我最初的感觉是喜欢笑,黝黑的皮肤把牙衬托的很白,笑起来很憨厚。通过查阅临床病历,我得知他是一个精神分裂症患者,有14年的病史,最主要的症状是被人跟踪感,妄想。初次接触,他能够顺畅地回答我大部分问题,却也不太愿意暴露内心真实的想法。带教老师跟我说过,要了解一个病人,首先需要做的是建立信任关系,需要共情以及体现我们医护的人文关怀。为了进一步建立护患关系,在日常生活中我也把他设为重点关注对象,在带教老师的帮助下慢慢去接触他、了解他。


时间能让人看到很多,随着住院时间的延长,能够看到他某些方面的一些细微变化。


日常生活方面:刚入院时,他每次起床都需要我们催他叠被子,现在能把被子整齐的叠在床上。刚入院做早操都很懒散的敷衍过去,现在却能站的笔直认真的学着做到最后一节,他以前说过他这个人最大的缺点是懒,也不愿意改变,现在却一点一滴进步着。老师跟我说过从早操也能看出一个人对生活的向往,他真的在改变着。最大的变化是在人际交往方面,我记得他刚入院时特别看不起病友,认为自己是与众不同的,不愿意与他们相处交流,都是独来独往的,但是现在,每次到了下午的团体活动时间,他都是很积极地参加,老师还没来他就已经坐到位置上了。记得他第一次参加团体康复治疗,一开始他是拒绝的,他说这是很幼稚的活动,我跟他们不同,我不想参加。但是在我再三劝说下他还是参与了。后来我观察到他每次参加团体康复治疗,都会很认真,老师提的问题他都是很积极的举手回答。而且团体活动过程中,他自己完成后都会看一下旁边的小伙伴学会了没有,他会很热心地教别人。


看到他的这些变化,很替他开心,有一次跟他聊天,我问:“是什么原因让你改变了之前对这个活动的看法?”。他说:“我觉得这个游戏还挺有趣的,让我很开心”。为了更好的了解他们,我尝试着跟老师一起参与更多的康复活动。


有一次的折纸手工作业治疗,要求六个人一组,每个人折一个花瓣,最后组合成一个花球,我恰巧跟他分到了同一小组。在这个过程中,他会关心旁边的病友,和他人一起合作,当老师说开始倒计时,其他人都很着急,越急越乱,只有他挺冷静的,让其他人别慌,一步一步来,最后在六个人的团结协作下终于完成了花球的制作。


这也是我第一次跟他一起做团体康复治疗,虽然都是一些小细节,但是他用小细节告诉我们他正在慢慢改变着对其他病友的态度,在尝试着与他们相处。用行动告诉我们他是一个懂得关心身边的人,懂得主动给予别人帮助的人。


还让我注意到的是,有一次团体康复治疗后老师让参与者讲述一下自己的感受,其他的病友都是讲自己的收获,但宋先生讲的是:“我认为自己做事不够仔细,模仿细节能力有难度。”社会中许多人最大的缺点就是不敢直面自己的缺点,但是他敢,这应该也在证明他是一个勇于面对缺点而改正的宋先生。


威廉.詹姆斯曾说过,人类本性中最迫切的需求就是渴望得到他人的赞赏。所以每次康复治疗活动后我都会给他竖起大拇指。通过这样近距离的接触,他更加信任我了。


有一次他跑过来问我,能不能陪他聊一会,他想找个人说说话。我知道现在最需要做的就是倾听。他说他知道家人对他很好,他也很喜欢他的家人,但是一回到家就很烦,他想逃避家庭。


没聊到他姐夫之前他的情绪都很稳定,一说到他姐夫的时候情绪就比较激动。他说很讨厌他姐夫,我才明白他逃避家庭的原因就是他姐夫。认为他的姐夫就是白眼狼,就是为了图他家的钱,不懂得感恩,他最讨厌跟他姐夫相处。然后跟我讲了很多关于他姐夫的事情之后就问我:“你说我姐夫是不是白眼狼”,我说:“我一点都不否认你的观点,如果我是你。我也会有跟你一样的感受”,他似乎很满意这个回答,又继续跟我讲,他这次出院以后还是愿意跟他姐夫再深入接触,看看他是不是日本人。他说到这,让我明白了他对“日本人”的妄想其实一直还是有的,但相比之前他的症状已经好很多了。当我们聊到他父母的时候,能够看到他眼睛里的光芒。在接下来的时间,我观察到每天一到打电话的时间他都是很积极报名,在后来的交流中,我知道了他打电话的内容就是给家里报平安,同时了解一下家里的情况。到了家属见面时间,他心情都特别愉悦,给我的感觉就像是读幼儿园的孩子盼望着父母接自己回家。


从这几个事情中看的出来其实他很爱他父母,只是因为这个病的原因让他的行为不受控制。聊天的过程中我问他有没有好朋友,跟周围的邻居关系好不好,他说“他们都很恐惧我,疏远我,每次看到我就避之不及。从来没有人主动跟我说话。我有一个好朋友,我什么都会跟他讲,他对我很好,但是我还没有见过他,不知道他在哪里”。“你的好朋友不是你们家那边的吗?为什么没有见过他呢?”……原来他所说的朋友是在网络上认识的,是他幻想出来的。通过一段时间的系统治疗,宋先生的症状慢慢有了好转,不再记恨他的姐夫,不再认为是日本人。


一个月的实习马上就要结束了,对我来说,它带给我的是感动,是同他们相处时的快乐,是经验的积累,更是成长路上不同的风景……我喜欢他们的单纯,喜欢他们渴望幸福的不屈,我为他们不停同病魔作斗争的精神感动。他们孤独,他们被这个病折磨,身心疲惫,不能做自己想做的事也没有勇气去说我能行。但是我想告诉他们的是:生活不止眼前的病魔,还有一路坚持的可贵,还有医护人员的耐心与守候,因为我们一直都在,你们要加油!


写到这,突然想起一句诗,“不管现实多么惨不忍睹,你都要相信生命里有一朵祥云为你缠绕,总有一道光是属于你”。希望更多的人能给予他们关怀和温暖,不要把他们当另类。最后希望宋先生出院以后能坚持用药,病情不再复发,就像他的座右铭说的那样:把握自己的人生。要相信再黑的夜,也会迎来黎明的一天。



如需转载,请标注“中华现代护理杂志”微信公众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