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临床护理

临床护理

从口腔技师到护理师,细谈中澳护理理念有何不同

文章来源:“中华现代护理杂志”微信公众平台 作者:Alicia Cui 编辑: 发布时间:2017-12-21


作者介绍

Alicia Cui于2011年通过技术移民来到澳洲的南澳首府阿德莱德。当时是以口腔技师的专业移民来的, 在几番尝试后发现没有澳洲的学历想在本地找到对口的工作是相当困难的。经过考虑后进入本地的职业培训机构TAFE学习了口腔助理的课程,毕业后被实习的诊所录用。后来经朋友鼓动, 重新进入大学学习护理。从此生活为她打开了一扇全新的大门,也让她领略到了澳洲和中国护理之间的差异。二者各有优点,但国内还是可以适时的引进一些澳洲的护理理念。毕竟护理将来发展的方向会越来越人性化,以求达到世界卫生组织的标准。这不仅仅是护理一个领域,也是对整个国家的医疗水准和素质的提高。


中国自古以来就有“三分治,七分养”的传统医疗之道,临床护理更是讲究在给病人提供护理的同时考虑个体的身体状况,心理以及社会环境等因素。


但是这种理念很多时候只停留在课堂的学习中,并没有真正的应用到临床护理中。最大的原因归根到底是因为病员数过多而护理人员严重缺乏,这导致对病人全方位护理的理念很难被有效地实施在临床护理中。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标准,健康已经不仅是生理上的没有疾病,而是生理和心理的同时健康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健康。国内的患者在医院的治疗过程中被医护人员关注更多的是病患的具体病情,比如伤口有没有感染,血压有没有控制好,支架装完后有没有并发症等等。至于病人的心理和精神方面的全方位护理是无暇顾及的, 因为床位太紧张了,从各大医院病人由于病情紧急, 但又没有床位只能被安排在走廊里的现象可见一斑。

有多少病人在等着床位呢, 只有现有的病人出院了,等待的病人才能住进来。尤其是北京上海一些大医院,床位难求。能被收住院就已经很不错了,面临如此大的工作量,护士们只能把有限的精力放在紧急的病情变化上而无暇顾及其它。就像是一个飞快旋转的车轮永远停不下来。


通过在弗林德斯大学护理系三年的学习包括临床科室的实习, 再结合我自己的工作和就医经历,感受到的最大不同就是人性化护理。


简单地说就是除了打吊针, 口服药,换药之类的常规操作, 对病人进行全方位的护理。


在澳洲和病人打交道最多的不是医生而是护士。


住院期间医生通常只是下完医嘱就找不到人了。护士要严格遵守医嘱,自己计算药物的给药量(医生只给医嘱不管计算),检查药物禁忌症,了解药物的副作用, 病人有哪些过敏反应。对轻微的药物副作用要对病人做出解释安抚病人, 必要的话根据医生医嘱给出缓解症状的药物 (比如止吐药),更严重的药物反应及时通知上级护士和告知医生。


这里需要提一下的是, 如果医生没有提前给出医嘱,根据病人的需要注册护士是有权力开出一定范围的药物给病人的。护士的常规工作内容以早班为例,不仅要检测生命体征、发药、打吊针,还要密切关注情绪的变化。 另外日常护理包括洗澡穿衣 (生活不能自理的病人),梳头刮胡子,帮助上厕所, 整理床铺,如有需要帮助就餐 (澳洲医院没有家属陪床,即使有家属这些也都属于护士的工作范畴。


其实国内的病人床前也有相关的护理级别包括以上内容, 但是都是家属在做。病人任何的异常包括病情变化,身体不适,疼痛,甚至情绪的变化,都要及时给予关注并且通过和病人沟通和报告团队领导找到解决的办法。


出院前会有专门的团队给出一套详细的出院计划, 护士要详细解释给病人和病人家属,确保他们完全理解。这项计划针对不同的病人有不同的内容,比如经济状况,病人是否有能力担负药物的花销,有没有私人医疗保险,如果没有的话就提供消息给病人哪里可以寻求帮助,甚至可以代表病人向政府申请帮助。


病人有没有家庭成员就后续的恢复提供支持和帮助, 社区护士需要定期上门回访检查病人是否正确服用药物,定期给术后病人换药。理疗师也会定期上门指导康复训练。营养师会提供健康饮食的指导。糖尿病医生监督正确控制血糖指标等等。病人完全恢复后,建议定期看家庭医生。


澳洲的护士有更多自己决策的权利, 而这个权利是建立在医疗知识和工作能力的基础之上的。国内的护校主要关注一些具体技能的培训比如说打静脉针(这是国内护士闭着眼睛都会做的事情),而澳洲这一操作主要是医生或者实验室采血师做的。


注册护士可以通过一个短期课程或者在院内进行培训后也可以胜任, 根据具体的工作地点的要求稍有不同,简单地说就是要有资质,直接大学出来的注册护士是不能实施这项操作的。


国内还会经常进行一些护士操作比赛,比如铺床单,要在规定的时间内铺的又快又整洁。医生会负责病人的所有医疗操作和药物检查,伤口换药也经常是医生来做 (除了门诊专门的换药室有时候是由护士来做的)。


澳洲的医生只在固定的一段时间内巡视病人, 大部分时间病房是找不到医生的。国内医生实行24小时值班制, 所以国内的护士在照顾病人上没有被赋予更多的权利和责任,也没有像澳洲那样特别强调护士的评判性思维能力。因为判断思维能力在澳洲护理的重要性,澳洲的大学专门设计了相关的课程以培养这方面的能力。这体现在学生要通过写论文分析具体的病案给出护理诊断和护理措施,以及相关科学依据。那就需要海量的科普文章的阅读来完成一篇有科学依据和自己观点的文章。在一次次地阅读这些有科学论证为依据的文章和总结自己的观点的同时,分析病案的能力也在逐渐加强。另外学校还会模拟真实的场景给学生提供机会在面临突发状况时如何做出及时有效的反应。


澳洲护士的责任和义务更大一些。医生就像是一个“甩手掌柜”,遇到病人病情紧急变化的情况,在等待医生到达现场之前护士要首先做出及时的反应比如给氧、调整体位、电话医嘱,全面的检查包括心电图、生命体征、病程记录等等。


医生到达之后可以根据已经获得的检查结果迅速的给出诊断和进一步的治疗,为病人争取更多的时间。在澳洲甚至被认为,一个情商高,懂得合理处理和病患之间的关系而业务水平一般的护士比一个技术甚好却对病人的个体需求和心理需求不屑一顾的护士更受欢迎,也会受到更多的尊敬。


说到尊敬,国内的护士因为缺乏一定的权限和地位,被很多病人和家属轻视或者得不到应有的尊重,有个别人会因为静脉针注射的失误而对护士采取暴力行为。因为他们认为病人的痊愈都是医生的功劳,而忽视了护士的辛勤劳动。


护士在澳洲是非常受人尊敬的一个职业,虽然也有个别暴力分子对护士有不良行为,绝大部分是很敬重护士的。在这里我要补充的一点就是,澳洲的护士水平和素质也是参差不齐,并不是所有的护士都能做到一心为病患着想。这就牵涉到素质问题的话题了,无关乎护理理念的问题,今天在这里暂且不谈。


澳洲的护士还是患者的代言人。作为病人可能不太了解他们所接受的医疗服务和应有的权利,比如病人有接受和拒绝任何医疗操作和治疗的权力,有对自己病情的知情权等等。作为护理人员需要代表病人(比如说一些有语言障碍和不同文化背景的病人)和医生以及相关的参与治疗的团队进行沟通,代替病人转达他们的意愿,以确保患者利益的最大化。


这一点国内因为文化的不同,通常患者是一个家庭中唯一不知道病情真相的人。有些家属当得知自己的亲人患了绝症的时候为了减少患者的思想压力而千方百计的隐瞒。虽然是关乎文化问题, 但我个人认为这不仅剥夺了病人自己的知情权也影响了患者自己为未来人生做打算的机会。有可能还来不及做一些自己未完成的意愿就早早的离开了,让自己的人生留下了莫大的遗憾。这要因人而异吧。


以上是我个人对国内和澳洲护理领域的一些拙见,粗略的比较了一些不同和差异。如有不同观点,欢迎批评指正。


如需转载,请标注“中华现代护理杂志”微信公众平台